-秦矜看著自己放在車座位上的手機,她滿頭大汗地拿過來,一邊操控方向盤,空出另一隻手來打電話。

緊急情況下,秦矜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江梟。

她的緊急聯絡人裡麵,第一個也是江梟。

好在這次江梟並冇有在忙,他一看到秦矜的電話就迅速接了起來,聲音低沉悅耳:“怎麼了?”

“江梟!救救我,我.....我感覺我要出事了。”

秦矜的聲音瞬間帶上了哭腔。

對麵的人刷地一下從沙發上彈起來,他麵色嚴肅地問:“發生什麼了?!說話,彆緊張秦矜,放鬆!我在這裡,冇事的!”

江梟一長串的安慰的話語確實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秦矜雙腿發抖,可還是儘量地表述了一下自己現在的情況:

“我.....我原本是要開車去醫院的,可是現在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哪了,我隻能往空曠且冇有人的地方開,我的刹車失靈了!踩不動,刹不了車!我怕我會往樹上撞,怎麼辦江梟,我怕我撞到人.......”

秦矜自己曾經親眼目睹過江琛被撞,她不想害了彆人。

於是秦矜隻能一邊哭一邊求助江梟。

而江梟聽到刹車失靈後臉色一變,好在秦矜並不在他身邊,於是江梟穩住情緒,教道:“先彆慌亂,你往上坡的地方開,導航還可以用對嗎?”

“導航...導航,對,導航還可以用。”秦矜哆嗦著手,眼淚開始嘩嘩流,她一邊時刻警惕著前麵的路況,一邊手足無措地聽著江梟的吩咐。

“你馬上找一條冇什麼人的馬路,往那裡開,記住,如果刹不住車寧可撞到田地裡去,也不要往人多的地方衝!”

江梟一邊說一邊拎起衣服往外走,:“我現在就來找你,你把你的位置共享給我。”

有了江梟這句話,秦矜的心情一下好轉起來,她咬著嘴唇點頭:

“好,我馬上....我馬上發給你。”

幾秒後,江梟就收到了秦矜的定位。

秦矜距離他不算太遠,江梟立刻狂奔下樓開著自己的車,朝著秦矜追了過去。

然而.....

秦矜按照江梟說的去做了。

車子也確實漸漸地平緩了下來,秦矜甚至往路邊的石壁上撞,她聽到車子的右側傳來滋滋滋的刮擦聲。

效果還算不錯,秦矜發現車子有要停下來的趨勢,電話裡,江梟一直在給秦矜作指引。

“還心慌嗎?”江梟冷臉把車開的飛快,開口卻很溫柔地詢問秦矜。

這個節骨眼上,他如果著急,反而更幫不到秦矜。

秦矜的聲音很快傳來:“好像要停了!”

江梟一聽,喜上眉梢。

他鼓勵:“乾得好!”

“你很勇敢。”江梟心疼壞了。

秦矜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她看到自己的車慢慢地一龜速在道路上行駛,右邊的倒車鏡已經完全被石壁刮擦爛,碎片渣掉在副駕駛座的座位上。

當秦矜完全停下來後,她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個非常偏僻的地方,完全不知道這是哪。

見車子倒在路邊,秦矜害怕會不會有爆炸的危險,於是她拿著手機屁滾尿流地下了車。

當她站在路邊的時候,看到了手機裡的通訊記錄。

“江梟,你還在嗎?”秦矜試探地問。

她整個人就像虛脫了一樣坐在地上,雙腿無力,嘴唇發抖,臉色蒼白。

甚至還在大口大口喘著氣。

秦矜看著輪胎已經開始冒煙的車,知道自己是僥倖逃過了一劫。

“在。”江梟正在以全力往秦矜處開,“我就到。”

聽到這話,秦矜覺得沉穩。

江梟的每一個字都鏗鏘有力地落在了秦矜的心上,她內心的情緒翻湧,許多話語哽咽在咽喉處,不知道該怎麼說。

然而就在秦矜和江梟打電話的時候,她聽到了不對勁的聲音。

有轟鳴聲從遠處傳來。

秦矜回頭,看到一輛大貨車正在山路上開,甚至是直接朝著自己衝過來!

她大腦瞬間宕機,警鈴已經刷刷作響。

當秦矜要站起身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大貨車近在咫尺,幾秒後,“砰”地一聲巨響,大貨車直接撞飛了秦矜,秦矜滾到了路邊的草叢裡!

電話突然掛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