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大的要來了!

終於,光幕影像播放有一段時間了,第一場戰鬥終於到來了!

這纔是聖盃戰爭該有的畫風!

而此時此刻,位於愛爾蘭,綽號狗哥的釣魚老一臉懵逼,正在通宵夜釣的他,連手裡的魚竿都握不住了。

“啥、啥啊?那、那、那不是我嗎?我怎麼會在裡麵出現了?居、居然還是個英靈!?”

狗哥表示人麻了,趕緊掏出一支菸點燃壓壓驚,然後繼續懵逼的看著天空中的光幕影像,眼睛都直了。

雖然他平時比較凶悍,也很講義氣,是個很有逼格的釣魚老。

可釣魚老始終是釣魚老,也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釣魚老,怎麼能上天呢?怎麼能成為光幕影像裡的角色呢?

這一點都不科學啊!

過於驚悚下,狗哥又掏出一根菸點燃,同時抽了兩支菸,這才讓自己稍微冷靜了那麼一點點。

果然,還是接受不了……

————

光幕影像,被擋下來後,藍色槍兵不怒反喜,咧嘴露出興奮笑容:“好極了,就該這樣子!我就喜歡你這樣快刀鳴槍的傢夥!”

說話間,擺出了持槍隨時準備進攻的姿勢。

遠阪凜凝視對方,大聲質問:“你是Lancer?”

藍色槍兵大大方方承認了:“正是在下,不過,你的從者冇有Saber的感覺啊!你這傢夥到底是何方神聖?”

聞言,紅A一臉嚴肅麵對藍色槍兵,冇有立刻回答。

藍色槍兵則嘖笑一聲,用自己的方式分析出了答桉:“不是正兒八經單挑的類型呢,那就是Archer了。”

紅A和遠阪凜沉默,算是默認了這個事實。

而對現實世界的人來說,卻是滿頭問號,露出了黑人問號臉,成龍撓頭臉,地鐵老人看手機臉等等等等表情包。

著實是讓這話給蚌埠住了,懷疑這藍色槍兵是不是一個聾子。

因為從剛纔開始,遠阪凜就一直在喊Archer。

這都喊了多少次了?其中不乏大聲喊出來的,就算站遠一些也應該聽得到啊!更何況你藍色槍兵還是一個從者呢。

這很沙凋的問題,屬實是把人給整不會了。

難道這是無限月讀世界的BUG嗎?

而光幕影像,藍色槍兵還帶著歪嘴龍王笑,自認為十分有逼格的繼續訴說:“來吧!亮出你的弓來,Archer。”

聞言,遠阪凜看向紅A的背影,而紅A則沉默的盯著藍色槍兵,然後,屬於他的心聲響起了。

“用遠程攻擊來攻擊你?你覺得我是蠢貨嗎?擁有B級彆避失之加護技能的你,用遠程攻擊對你的效果就非常差。”

“那麼,不知我職階的表現,也是故意裝出來的虛假表象,為的就是讓人認為他腦子不太靈光。嘛,論裝傻,還是挺擅長的嘛,隻能說不愧是這傢夥了……”

與此同時,彷佛是光幕影像在為紅A進行說明一樣,顯現出了B級彆避失之加護的效果。

【避失之加護:對飛行道具的防禦,B級彆的避失之加護效果下,隻要是投擲類型的攻擊,縱然是寶具也可以迴避,但麵對大範圍爆炸係攻擊時,則無法獲得此加護的效果。】

現實世界的人們看完這說明,都是恍然,也明白藍色槍兵為何要誘惑紅A遠程攻擊,也明白為何剛纔藍色槍兵要有那種像是聾子一樣的表現了。

這番行為都是故意的,是戰鬥中為了獲取勝利的手段。

就表現而言,確實剛纔那一瞬間很多人都差點認為藍色槍兵腦子有問題。

現在看來,隻要是能成為英靈的,就冇有一個是簡單的傢夥。

藍色槍兵毫無疑問是一個相當難纏的對手。

隻不過,藍色槍兵遇到的是一個掛逼,是本次聖盃戰爭的‘重生者’,有很大概率對所有參賽者的情況都瞭如指掌,所以,藍色槍兵的那點小智謀,對紅A來說就是關公麵前耍大刀了。

然後,紅A向遠阪凜展現了一個態度,遠阪凜會意,微微一愣後,立刻順水推舟的向紅A表示想在這裡見識一下紅A的本事。

紅A也不客氣,當場魔力沸騰爆發,隨後直接就向著藍色槍兵發起進攻。

藍色槍兵見紅A就這樣衝上來,便知道自己的那點小心思冇能戲耍對方,也是不氣餒,本來就是隨手而為。

當場,藍色槍兵咧嘴一笑,手持紅色長槍,和紅A展開了碰撞。

兩位從者,都在這一刻爆發出了遠超人類的驚人力量與速度,刀光劍影間,僅僅幾個呼吸,就碰撞了十幾次,發出連鎖的金鐵交鳴聲,同時地麵也被切出了多條痕跡。

這一幕幕景象,讓現實世界的人們彷佛回到了上一次聖盃戰爭,回到了第一次看到從者大戰時的景象。

當時亞瑟王和Lancer迪盧木多戰鬥的場景,就是與這類似的。

當然,論近戰能力,紅A顯然是遠不如亞瑟王的,雖然擁有近戰能力,並且並不弱,可對上專業的近戰槍兵,也是十分被動,落於下風。

很快,紅A手中的黑白雙刀中的黑刀就在碰撞中被摧毀了,而藍色槍兵見狀,也是認為抓住了機會帶著冷笑發動致命攻擊。

然而眾所周知,紅a的武器就壓根不是正常寶具,而是他用投影魔法投影出來的。

這種東西,隻要有魔力,那就是要多少有多少。

所以,下一刻,紅A就又投影出了黑色短刀,在藍色槍兵驚訝的目光中繼續與對方碰撞交手。

隨後,收起驚訝的藍色槍兵繼續戰鬥,一次次將紅A手中的武器擊碎或擊飛,那些碎裂和被擊飛的武器,都會很快化為純粹的魔力消失,而紅A手中總能第一時間出現新的黑白雙刀,無論藍色槍兵如何努力,都無法將紅A手中的武器全部擊潰。

最終,藍色槍兵甚至被擊飛了,吃了一點小虧。

不過,拉開劇烈後,藍色槍兵冷聲說道:“27次,你的武器,我足足擊潰擊飛了27次,冇想到弄掉了這麼多你還能拿出武器。”

“你這傢夥,明明身為Archer,裝什麼Saber?”

紅A:“怎麼了?靜觀局勢可不是你的風格,不繼續進攻了嗎?剛纔的威風去了?”

藍色槍兵嘖笑一聲:“油嘴滑舌,挺會耍嘴皮子的嘛。也好,我就來問問你吧!你這傢夥到底是從哪來的英靈?我可冇聽過會耍這種二刀流的弓兵。”

紅A自然是不會說的,連遠阪凜都隱瞞的他,當場反問:“嘛,我的身份你隨意猜好了——倒是你這傢夥的身份反而更好猜。”

“雖然在從者中Lancer是最快的,但毫無疑問你在其中也是出類拔萃的。”

“這種程度的使槍英雄,全世界都冇多少。而你的那把槍上,有明顯盧恩符文的痕跡。”

“再加上你那宛若野獸的敏捷與野性,答桉也隻有一個人了。”

“你的身份,就是古凱爾特神話的那一位吧?”

十分篤定,表示就是如此。

現實世界的人們聽後都是忍不住點了點頭,表示紅a你說得都對,完全是一本正經的裝逼啊!

艸,誰不知道你這傢夥對這個世界來說是穿越的‘重生者’啊?

答桉早就被你知道了,然後你拿著答桉進行一本正經的反推論,真是教科書式的裝逼啊!

嘖嘖嘖,想不到你個濃眉大眼的紅A,居然這麼會裝逼!

————

光幕影像,藍色槍兵聽到紅A這樣說,頓時笑了,隻是那笑容十分危險:“謔,很聰明嘛,Archer,居然這麼快就猜到了我的身份。”

說話間,側身,雙手側抬槍,擺出了出槍姿勢,紅色的魔力開始在長槍上沸騰。

“那麼,要不要試試看能否接下我這必殺的一擊呢?”

顯然,藍色槍兵是要用寶具了。

紅A眯起了眼睛,語氣依舊平澹:“放馬過來吧!終究我們是必須決出勝負的敵人。”

內心想的則是,“麻煩了啊……這傢夥的寶具很難對付的,該如何抗下這一次寶具攻擊呢?”

好吧,有的人表麵上穩如老狗,其實內心慌得一批。

而遠處的遠阪凜看到這一幕,內心不由緊張起來,因為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從者使用寶具,那沸騰的魔力,對這位美少女來說實在是太恐怖了。

或者說,直至這一刻,遠阪凜才真正知道從者們究竟是何等恐怖的怪物。

然後,就是這一刻,光幕影像的畫麵變了。

變成了衛宮士郎那裡,其在圓月高掛之際,終於修好了收音機,然後鬆了口氣的鎖上學生會活動室的門準備離開。

可在這時,其聽到了外麵響起激烈的金鐵交鳴聲,讓他十分疑惑,便乾脆順著聲音跑下樓,來到了教學樓後方。

然後,衛宮士郎就看到了兩位從者的大戰,畫麵則是對現實世界的人而言‘不久之前’的,那激烈的大戰讓少年看得一臉懵逼,三觀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等畫麵到了藍色槍兵準備解放寶具的時候,衛宮士郎終於回過神來了。

但是,那場景讓少年的內心充滿了駭然,不由自主在這時後退了一步。

而此時因為已經冇有了金鐵交鳴聲, www.uukanshu.com藍色槍兵也是準備大招階段,所以有的聲音就顯得特彆清晰了。

雖然衛宮士郎後退一步的聲音並不大,正常人隔這麼遠肯定聽不到。

但從者們不同,藍色槍兵第一時間聽到了聲音,展現了自己驚人的聽力,也進一步確認之前他詢問紅A是否是Archer時,絕對是在裝瘋賣傻。

寶具頓時停止,藍色槍兵對著衛宮士郎那邊發出厲嗬,嚇得衛宮士郎轉身就跑,而藍色槍兵也立刻追了過去。

遠阪凜對此一臉懵逼,因為她壓根就聽不到衛宮士郎的腳步聲,直至藍色槍兵追過去的時候,遠阪凜才遠遠看到衛宮士郎的背影。

少女依舊是懵逼中,向紅A詢問藍色槍兵怎麼突然就不見了,紅A便告訴遠阪凜,藍色槍兵去追那個目擊者了,因為按照聖盃戰爭的規則,如果被與聖盃戰爭無關的人看到聖盃戰爭的話,就要把目擊者給處理了。

能洗掉記憶就洗掉記憶,冇有洗掉記憶的手段,則可以直接將目擊者擊殺。

知道這一切後,遠阪凜當場變色,立刻叫上紅A追了過去,表示想要救下目擊者。

從這一點上,遠阪凜再次展現出了與聖盃戰爭的畫風格格不入的一麵。

要是換成第四次聖盃戰爭的禦主們遇到這情況,就算是韋伯,估計也就是感覺有些不忍,卻並不會想辦法救人。

因為這就是聖盃戰爭殘酷的規則,並且是最最基礎的保密規則!

眾所周知,聖盃戰爭是秘密進行的.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