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輛黑色寶馬駛進雅詩豪苑,停在中間那座最豪華,城堡一樣的歐式彆墅大門外。

兩側車門同時打開,下來一個女生和男人。

男人麵容俊鐫,穿著筆挺的高定西裝,氣質卓然,身上帶著貴氣,一看就是不簡單的豪門子弟。

女生穿著白色衛衣,黑色工裝褲,身上揹包都洗到了發白,遠遠都能看出那廉價感。

與旁邊男人相比,顯的格外寒酸。

但女生那張臉卻極其漂亮,五官像是天賜,明媚張揚的讓天地都為失色。

眼看兩人要走進彆墅,四周早就蹲著的記者們,瞬時一窩蜂的湧上來,把兩人圍的水泄不通,手裡相機哢嚓響,爭搶著的話筒都快戳到了臉上。

據說陸家千金在剛出生時被抱錯了,請問黎少這是真的嗎?

陸少,你身邊這位就是黎家那位被抱錯的真千金嗎?

你就是陸家被抱錯的真千金嗎?請問你現在是什麼感受?

請問......

陸家身為都城豪門,最近突然傳出一則抱錯了女兒的傳聞。

養了二十年的女兒冇有血緣關係,親女兒是個鄉下土包子。

這可是大新聞,他們蹲了好幾天,才蹲到這位傳說中的陸家真千金。

一個又一個問題,全在環繞著真假千金,陸修文臉色有些黑,冷著聲說了句:無可奉告。

邊喊保鏢驅散記者,邊飛快朝已經打開的大門裡走去。

走了幾步,見身後冇人跟上,回頭看著那還在被記者圍堵的女生,眼底飛快閃過一絲厭惡,不耐煩的喊:還站在那乾什麼?當猴嗎?

黎纖挑了下眉,嘖笑一聲,雙手抄著褲兜的走出記者群,慢吞吞的跟上去。

不遠處,一輛不怎麼顯眼的卡宴裡。

霍青桐扒拉著窗戶往外看,那雙大眼睛眨啊眨的,滿是好奇:小叔叔,這位就是我那真正的小嬸嬸嗎?

被他稱小叔叔的人在後座,也就二十多歲左右。

線條明朗,膚如白瓷,五官如同神工鬼斧的藝術品,美到了那種可以說不像凡人的程度。

一雙丹鳳眼上挑,略顯霧濛濛的,眼底漆黑如墨。

左邊眼尾有顆小淚痣,不由自主的散著勾人的魅惑。

兩條大長腿就隨意的耷拉在那,坐姿懶散,貴氣逼人。

美則美矣。

就是整個人看起來陰鬱繚繞的,帶著些病態。

他薄唇微啟:你不會有小嬸嬸的。

嗓音悅兒,卻淡的像縷煙,透著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

高不可攀。

霍青桐眨了眨眼,小聲咕噥:可是她長的很好看哎,娛樂圈那些女明星都冇一個能比的上的!

霍謹川興致缺缺,身子後仰,吩咐開車的江格:回吧。

雅詩豪苑是都城寸金寸土的彆墅區,如今一棟都是億起,住的基本都是豪門權貴,和娛樂圈裡的明星演員。

陸家位置在正中最好位置,自然是更加的貴。

從院子裡的花園草坪,人工噴泉到屋子裡的水晶吊燈,掛的名畫,精緻高級的裝修等,處處都彰顯著它的奢侈豪華。

陸修文站在客廳中間,看著身後跟進來的女生,沉著聲道:陸家身為都城豪門,一舉一動都備受外界人矚目,如果再遇到記者,該說的不該說的,你最好都給我注意點。

黎纖眉眼微挑,笑的無害:那請問哥哥,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呢?

陸修文一噎,眉頭擰了檸:最好什麼都彆說。

頓了頓又補充:就算把你接回來,我也隻認婉婉一個妹妹。

黎纖一聲哂笑,邪氣挑眉:那我走?

滿身桀驁與張狂,看起來就是個混不吝的。

語氣裡帶著挑釁。

黎修文正想說什麼,就聽樓上一道試探的女聲傳來:是黎纖嗎?

不等黎纖抬頭去看,那女人就從樓上跑下來,一把抱住她,聲淚懼下:我的女兒啊,都是媽媽的錯,讓你受了那麼多年的苦,你終於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