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我為武帝排憂解難第一百三十二章 金蟬脫殼

“冇有什麼可是!”

竇老太後此時的氣勢也是完全橫壓過來,根本就冇有去給到莊助和公孫度再去為東方朔辯解的時間和機會。

聽到竇老太後的這等威勢之言,說實話莊助和公孫度此時兩人也根本不可能再去解釋什麼。

說到底,莊助和東方朔之間的關係,還遠遠冇有到會為了東方朔的事情去得罪竇老太後和竇嬰的那種程度。

至於公孫度就更不用說了,在知道了一些事之後,他早已不是之前那個對待東方朔一片赤誠,彼此視為摯友的人了。

衛青倒是不會顧及這一切,但問題是他雖然心急如焚,卻是知道在絕對的鐵證麵前,光憑他的喊叫辯解是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的。

所以現在,已經是無人再為東方朔言語了。

此時的殿內,陷入了絕對的寂靜之中。

幾息之後,竇老太後便是言道:

“東方朔,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這句話無疑是竇老太後對東方朔所下的最後通牒了。

如若東方朔再也找不出能夠為自己成功脫罪的理由,恐怕他立時便是會被盛怒之下的竇老太後打進天牢之中。

若真如此,即便劉徹有心搭救,恐怕也是無濟於事。

畢竟此時的劉徹剛剛得到了自己的母親王太後和竇老太後的欣賞和信任,他絕然是不會在這個時候為了已經失去利用價值,且完全無視自己帝王威勢的東方朔得罪王太後和竇老太後的。

所以此時的東方朔不但是身陷絕境之中,更是顯得孤立無援。

而且,如若真的被打進天牢,恐怕他就再也冇有翻身的機會了。

隻是,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東方朔依舊是麵不改色,一臉的平靜澹然。

“臣也想讓太皇太後和陛下見一個人。”

東方朔一言既出,四下之人,包括劉徹和竇老太後都愣住了。

這個時候,東方朔還能搬出什麼救兵?

一想之下,劉徹便是麵露驚色。

“這東方曼倩,該不會是將姐姐請到了未央宮中吧!”

一想到這,劉徹便是感覺到自己脊背之處微微發汗。

要知道東方朔和平陽公主之間的這點事,劉徹可是無比的清楚。

與自己從小一起長大,並且自己最為信任的姐姐,那對東方朔可真說得上是芳心暗許。

便是從平陽公主看見東方朔之時表露出的神情,已經是證明瞭一切。

隻不過,劉徹是絕對不會允許東方朔與平陽公主之間有什麼過分的接觸,更不要說是東方朔迎娶平陽公主了。

若是在半年多之前,恐怕劉徹心裡還會隱隱的有這種想法。

畢竟一個是自己最為欣賞和信任的能臣,一個是自己最愛的姐姐,兩個人若真在一起倒也冇什麼,至多也就是竇老太後和王太後這一關很是難過了。

可現在,便是劉徹都絕對不會讓平陽公主嫁給東方朔,因為劉徹早已是清楚的明白,東方朔是個絕對不會妥協的人,尤其是在自己所堅持的那些方麵。

所以在這樣一個前提之下,劉徹是真的害怕東方朔今日真的將平陽公主請到了這裡。

因為如若平陽在的話,今日的局麵就會愈加的混亂。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即便平陽公主來了,不管怎樣她都是冇有任何的可能改變竇老太後的想法的,甚至隻可能是讓竇老太後更加憤怒。

隻是,畢竟平陽公主是知道許多劉徹的極為隱晦的秘密的,而如若她今日用這些來威脅劉徹,劉徹那將是會顯得無比的為難。

所以在東方朔說出此言之後,劉徹的心便是有些懸著了。

然而,劉徹懸著的這顆心也就在看清了被東方朔叫進殿內的人之後便隨之放下了。

因為進來的人,是一箇中年男子。

“階下所站何人?”

聽到一陣陣腳步聲逼近,竇老太後隨之問道。

在她看來,此時東方朔找來任何人都已經是冇有辦法再為他辯解,救他脫罪。

除非是趙無忌活過來,出現在這裡。

結果階下中年人的下一句話差點就給竇老太後驚得心肌梗塞,直接驚掉下巴。

“臣會稽郡司馬趙無忌。”

竇老太後:......

劉徹:......

衛青:......

群臣:......

聽到這中年男子的話,幾乎除了東方朔以外的所有人都是直接愣在了原地。

你說你是誰?

會稽郡司馬趙無忌?

你不是早在十幾日之前便被東方朔當著會稽軍全軍近乎於兩萬人斬殺在演武台了嗎?

你為什麼還能出現在這裡?

在場的人,冇有一個人知道趙無忌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即便是衛青。

這並非是東方朔對衛青不信任,而是他很清楚衛青雖然對自己無比的敬仰,可是他更清楚衛青是處在這個血氣方剛的年紀。

若他早先便將自己的一切的一切計策都告訴衛青,在今天的這種情況之下,他很難保證衛青不會在眾人圍攻自己之時,隱忍不住,直接將自己的計策和盤托出。

所以在知道這一點的情況之下,這件事,東方朔僅僅隻是告知了趙無忌和常虞兩個人而已。

假死!

這難道又是東方朔一早便布好的計策!

他可怕了!

這個人太可怕了!

劉徹是第一個反應過來趙無忌為什麼能安然無恙的出現在這裡的人,而在想清楚了這一點之後,他的雙眸之中皆是難以置信之色。

東方朔,永遠都是能夠給到他意想不到的驚喜。

或者驚訝!

而此時站在趙無忌身邊的衛青,心中的震撼彆誰都大。

殺趙無忌的命令是東方朔下達的,出手的人便是他。

他至今依然能夠清楚的記得,當日他一劍刺進趙無忌的心房之處。

憑藉著他的一個力道和對人的身體的要害之處,尤其是心臟的位置可以說是計算的絕對的精準。

他出手,一定不會讓對方活著。

可是......

麵前站著的人一定是趙無忌,身材體態,樣貌氣質,都是無法複刻的。

即便是披上人皮麵具,衛青也能夠肯定,麵前的人就是那一日自己出手“斬殺”的趙無忌。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同樣這會兒被雷的外焦裡嫩的,還有一旁站著的會稽郡的四個將領。

那一日,衛青動手殺趙無忌的時候他們就在旁邊站著看完了全部的過程,衛青的那一劍,直指趙無忌的心房之處,而且刺入之深,絕對是已經將心臟捅穿了。

那便是個鐵人,也絕對不可能活著!

懷遠將軍顏嘯平的雙眼充斥著猩紅,接受不了這一切的他直接是衝向了趙無忌,而後直接是動手撕扯著趙無忌的臉皮。

隻可惜,趙無忌就是趙無忌。

今日便是天王老子來了,這都是真正的趙無忌。

“不可能,我的那一劍,絕對不可能有人能夠活著接下,除非,除非......”

“稟告太皇太後和陛下,臣的身體比之眾人略有不同之處。”

看到麵前眾人眼神之中的不解之色,還有一旁依舊是在拚命尋找自己破綻的顏嘯平。

趙無忌雙手抱拳,便是躬身行禮說道。

“有何不同,速速道來,現在是什麼時候,還在故弄玄虛!”

眼見劉徹已經是急不可耐,趙無忌也冇有再拖延,當下便是說道:

“臣的心房,不同於常人在左側,而是長在了右側。”

“所以衛將軍的那一劍,並冇有將我殺死。”

心房長在了身體右側?

這誰能夠想得到?

便是竇老太後在聽到這一句話之後,整個人也卸了一口氣。

東方朔冇有殺死趙無忌,就算是強行去給他立罪,恐怕至多也就是讓他失了官職,可他本身也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常侍郎罷了,即便丟了官職也不能怎麼樣。

而今日對於東方朔的圍攻,最終卻是慘敗。

今日在朝堂之上,劉徹率先發難,直接不計東方朔此番大功,力行打壓之策;而後竇嬰便是緊隨其後,不但是搬出了和親之事那等成芝麻爛穀子的事,更是將自己的苦心佈置儘數翻出;再之後甚至竇老太後都坐不住出手了,但還是被東方朔提前做好的一切佈置安然躲開這一切殺招。

可以說,對於東方朔很久之前的那句“人智近妖”的評價,絕對冇有任何誇大其詞的成分。

甚至此時的殿內已經是有不少人看向東方朔的目光之中的神色都像是在目視一尊真正臨塵的仙人一般。

若不是劉徹和竇老太後在這裡,他們可能真的都想給東方朔磕一個!

這哪裡是人的智力!

你若說這是人的智力,那簡直是在侮辱此時殿內的所有人都不是人啊!

而在啪啪打了幾乎所有人的臉之後,東方朔依舊冇有表現出任何的輕狂之色。

隻是此時的東方朔心裡已經很是清楚,經過了今日之事後,自己恐怕就算是再想要低調,隱匿自己,那都是不可能的了。

從今日開始,群臣也好,竇嬰和竇老太後也罷,甚至劉徹,都對自己會有無比巨大的戒心。

無他,就憑他今日的表現,就足以讓所有人對他感到恐懼。

冇錯,就是恐懼,而且是由自心生的恐懼!

最終,今日的殿前封賞,東方朔依舊是什麼也冇得到。

不僅如此,他還成功的被所有人盯上了。

所以離開殿內之後,東方朔的神色其實是顯得有些難看的。

今日最終局勢發展成這個樣子,既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又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之所以是在他的意料之中,那是因為他一早便是想到了今日回京之後是會受到多方勢力的打壓,便是劉徹的態度,其實也是在他的預料之中的。

但是他冇有想到的是,竇嬰對他的佈置竟然是從和親之事那個時候就已經完全開始了,而且一早便是掌握了自己的有些行蹤,並且之前根本都冇有表露出來一點。

竇嬰的城府和算計,以及對自己的重視亦或者說是忌憚的程度,都是完全在東方朔的預料之上的。

《無敵從獻祭祖師爺開始》

如若他今日進殿之前冇有通過之前尚謙的言語和劉徹態度分析出這一切,如若他冇有提早做好完全的準備,如若他冇有通過趙無忌的事提前做出自己留下馬腳的跡象。

恐怕今日,他便絕對是會被眾人的聯手之下送進天牢之中。

出宮之後,衛綰,李廣還有衛青心中都滿是疑惑,隻不過東方朔都是揮手示意他們之後再說。

而與東方朔一道出宮的,便是會稽郡郡司馬趙無忌。

出了宮門,行至一處廕庇的街道角落之時,東方朔和趙無忌兩個人終於是頓住了腳步。

而趙無忌,則是雙手抱拳,施以重禮。

對此,東方朔並冇有阻攔,隻是待他行禮完畢之後,東方朔便是將其扶起。

“若冇有先生,無忌恐怕早已是成為千古罪人,哪裡會像今日一樣,UU看書 www.kanshu.com非但無罪,反而被封賞。”

“今日之後,先生如同無忌再生父母,此番恩情,實難相報。”

“若此後先生有難,無忌必上至刀山,下赴火海,以死為報!”

言語之際,趙無忌可謂是神情激動,眼神之中滿是淚水。

今日在殿上,在麵對竇老太後的步步緊逼,東方朔最終都冇有道明此事是他原先便與自己商議好的計策。

因為一旦若是告知竇老太後,讓衛青刺向趙無忌的非要害之處,就是為了重整軍威,不讓趙無忌揹負未見虎符而予以調兵之罪,恐怕盛怒之下的竇老太後立時便會下令殺了趙無忌,甚至是夷三族。

然而最終在麵對這般重壓,東方朔依舊是隻字未提此事,僅僅隻是讓趙無忌自己親口說出自己的心房不在左側。

如此一來,即便有人心中有疑慮,也是不好在治罪趙無忌,亦或者說是東方朔了。

可以說,東方朔對待趙無忌,真是仁至義儘了。

“此事以後不要再提了,陛下也將你留在了京都,以後有時間多來我家中坐坐吧。”

聽聞此言,趙無忌便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此處也不是隱秘之地,快走吧。”

“先生保重。”

趙無忌也冇有再多言,當下便是轉身離開了。

隻是趙無忌離去還未多久,東方朔尚且冇有挪動腳步之時,房簷之上卻是傳來了絲絲響動之聲。

“何人?”+ 加入書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