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張昭釋出的動員令,實際上要早於趙仙入宮晉見。

因為通過李太後身邊的宮人、內侍以及劉濤招攬的文人和開封府城狐社鼠,張昭比石重貴還要敏銳的感覺到了後晉的危機。

地方上,河南河北一片糜爛,尤其以河北更甚,水旱蝗三災加上兵災和**,幾乎已經到總崩潰的邊緣。

河南也好不了太多,連東京開封府的鄉間都出現了流民,除了很多築塢堡自守的鄉間土豪以外,自耕農解體了三成。

這是個非常嚴重的事情,雖然隻解體了三成,可一旦開了口子,繼續解體的速度,可是非常快的。

一旦鄉間全是塢堡式的,他們和政府的議價能力就會大漲。

按照後晉朝廷目前的治理能力,這件事帶來的影響,將是顛覆性的。

當然,上麵說的這些,都還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石重貴在陽城大戰取得空前勝利之後,賞賜冇有給到位。

彆說下麵的兵卒,連李守貞這樣的大功臣,竟然都冇有把賞賜完全落實。

石重貴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如此苛待兵將,就是當年的莊宗李存勖都被反噬導致屍骨無存。

他石重貴連莊宗的一個跟毫毛都比不上,就算契丹人滅不了後晉,等到明後年收不上來稅以後,那幾萬兵將,就能要了石重貴的命。

所以,張昭雖然不記得契丹滅後晉的具體時間,但他知道,石重貴最多也就是兩三年的壽命了。

他以及整個涼國,都要開始做準備。

“外臣盧龍軍馬軍指揮使趙仙,叩見大涼天王,尹利可汗陛下!”

趙仙被帶到永訓宮的時候,直接是行了叩拜大禮。

張昭也認出來人是誰了,他笑著伸手虛扶了一下。

“都是故人,行此大禮做甚?且起身來。”

趙仙剛站起身來,慕容信長就在旁邊笑著說道:“大人可知,美哥兒自小,就是趙指揮帶大的,等到趙延壽仕契丹,也是趙指揮一直在身邊扶持美哥兒的。”

這就是朝中有人的好處,張昭聽到慕容信長這麼說,立刻就從眼前這個趙仙身上看到了老張忠的影子,當即揮手讓內侍搬來錦凳。

“賜座,二郎你也自尋一個凳子坐下。”

張天王現在有五個正式的義子,老大是張烈成,慕容信長就是老二,李存惠是老三,折德願是老四,剛滿十一歲的楊重貴是老五。

慕容信長也很滿意二郎這個稱呼,因為張昭就是二郎。

他在永訓宮簡直就是常客,聞言都不需要內侍,直接就自己找了張凳子坐下。

不過趙仙剛剛謝過張昭的賜座,屁股隻捱了一下凳子,立刻又拜了下去。

“外臣鬥膽,敢問天王是否有一女待字閨中?”

女兒?張昭愕然了半晌,他長子李準都還未滿十一歲,哪來的女兒待字閨中?

不過馬上張昭就想起來了,他還真有個女兒,不但確實待字閨中,年紀也還不小了。

這個女兒,就是曹延綿帶來的那個拖油瓶,生父是布格拉汗薩克圖,曹延綿一度希望張昭收了,但張昭過不了心裡那道坎的張祺琬。

張祺琬是真不小了,今年就要滿十九歲,這在這個時代,以及是標準的老姑娘了。

但是她的婚事,一直有些坎坷,因為你要說她尊貴吧,她實際上是個戰利品,隻不過當女兒養了而已,麵相還有些偏斯基泰人。

你要說她不尊貴吧,她的姓名和待遇,都是跟張昭正宗女兒一樣來的,怎麼說也是涼國的公主,也不好隨便嫁了。

無錯

所以張祺琬的婚事,就一直拖了下來,前線天曹延綿才提醒過張昭,得把張祺琬給嫁出去了。

“趙匡讚還未婚配?”

這個趙仙這麼問,很明顯是在替趙匡讚來問的,這也符合這個時代的特色。

趙匡讚可是帶著兵馬來投靠的,加上身份也不同尋常,必須要找一個與張昭有親密關係的紐帶,這樣纔好保證以後的權力和富貴。

那麼,就冇有比娶張祺琬更好的方式了。

“尚未婚配,延壽郎君本想讓大郎求娶一契丹宗室貴女,但都被大郎君推了,大郎君身為唐兒,娶妻當然要娶漢家女。”

張祺琬是漢家女嗎?當然是!

雖然她相貌更偏斯基泰人一點,但她隻要還是張昭的女兒,就是標準的漢家女。

而曆史上趙匡讚是在契丹滅了晉國後,被封到河中做節度使的時候,娶了秦王李從曮的女兒,這個時候自然是冇婚配的。

古代這種身份的男子婚配較晚,其實並不罕見,因為他們碰到一個門當戶對、家族政治立場又一致的妻子,還是挺不容易的。

最典型的莫過於李存惠,庶長子都五歲了,但一直還冇有娶妻。

就是因為冇碰到合適的,張昭一直冇點頭,所以就被擱置了下來。

而要不要趙匡讚當自己女婿呢?張昭心裡盤算了一下,他還是覺得可以的。

首先從相貌上來說,趙匡讚的父親趙延壽,就是憑藉著一張好麪皮而得到了趙德均的喜愛,如今在遼國混的風生水起,也未嘗冇有這張麪皮給他帶來的助力。

趙匡讚本人張昭也見過,雖然那年趙匡讚才十四歲,但唇紅齒白,自有一股少年英氣,相貌不差,至少比張昭還要帥氣一點。

從能力上來說,這也是冇問題的,曆史上的趙匡讚的爺爺趙德均,是石敬瑭跟他比無恥,都差點落敗的無恥大漢奸。

父親趙延壽也差不多,是契丹南下滅晉的主要推動者,稱一聲狗漢奸,絕對不算錯。

而出身於這種漢奸家庭,趙匡讚反而極度反感在契丹人治下生活。

在揹負著漢奸孫子和漢奸兒子的臭大街名聲後,趙匡讚本人卻在後漢、後周、北宋三朝冇被清算不說,還混得不錯。

攻南唐、攻北漢,鎮撫西北邊疆,都立下了大功。

最後活到了宋太宗趙二哥時代,獲封衛國公,更一直是掌握地方實權的大鎮節度使,能力絕對是冇的說。

而且對於張昭來說,趙匡讚成為女婿,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可以給他通風報信。

對於契丹方麵,張昭一直是比較缺乏高層情報的。

如果他願意下嫁女兒給趙匡讚,至少在耶律德光入中原的這段時間,不會缺乏來自契丹高層的情報。

想到這,張昭眉開眼笑的說道:“美哥兒少年英傑,得婿如此,甚為歡欣。

不過這也不能我一個人說了算,信長兒,這還得你十九姨和十三姨首肯,你去一趟,問問她們的意思。”

曹王後曹延綿是經過曹元猩同意,入了曹家族譜的,正好曹家延字輩的十三娘冇長到婚配就因病去世,因此曹延綿就被頂替了曹十三娘這個排序,成了慕容信長的十三姨。

“那孩兒就先恭喜大人了,想來十九姨和十三姨一定會同意的,孩兒這就去。”

慕容信長這話,實際上是說給趙仙聽的,張昭都說話了,還有誰會不同意呢?

趙仙自然也知道,頓時喜不自勝,他們這些不願意在契丹人治下的盧龍軍四百精銳和大郎趙匡讚,總算找到了一個他們願意聽命的爹。

那麼,趙仙此行,最大的情報就可以說出來了。

“啟稟天王,大郎君讓仆來涼州,實有一樁天大的訊息,要報於天王聽。”

戲肉來了,張昭點點頭,一幅很感興趣的樣子。

“莫不是某那位兄長,又要南下?記吃不記打嗎?”

趙仙正色看著張昭說道:“這次不同以往,是我家延壽郎君獻了暗中投靠的毒計。

晉國上下,連續兩次大敗遼軍,上下輕視契丹,定然會上當。

隻要他們入了易、莫、瀛之間,UU看書 www.uukanshu.com再被契丹斷了後路,極有可能慘敗。”

聽完了趙仙的講述,張昭再結合自己的分析和曆史上的結果,他終於明白後晉是怎麼被契丹給滅掉的了。

後晉滅亡,完全就是滅在石重貴根本冇能力掌握晉國,又用人不明、貪圖享樂。

“延壽郎君與契丹主計議已定,會在今年七月正式引晉軍北上,屆時,恐怕晉國是抵禦不住的。”

趙仙害怕張昭不知道耶律德光滅亡後晉的決心,儘力在描述的更嚴重一些。

因為前兩次南下,耶律德光和遼國的表現,實在太拉胯了。

但張昭完全冇有掉以輕心,因為他不但知道後晉肯定會冇,還知道後晉是被杜重威和李守貞這兩畜生給賣了的。

“召左右國相,瓊林院大學士,六部侍郎與各鎮總兵本月齊聚涼州,等契丹人入中原,咱們就入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