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軒神色不善看著文殊,那眼神,便好似一隻猛獸。

文殊這也是被林軒看得頭皮發麻,有些無所適從。

“這凶猛的異獸,是衝著你來的?”

林軒低沉著臉,開口說道。

文殊心中“咯噔”一下。

驟然一緊。

但是,在這種強者麵前,文殊也實在是不敢撒謊,當下,文殊也是不斷點頭承認。

“好膽子!你可知道我是誰!”

林軒眉頭一皺,隨後大喝一聲。

轟!

這一句話,便好似晴天霹靂!

直接便是在文殊的腦海之中,翻江倒海,轟然炸開。

文殊頓時感覺自己的腦袋,好似要直接裂開了一般。

肉身激盪,識海翻騰,幾乎難以自持。

文殊瞪大眼睛,竭儘全力,這才讓自己冇有毀在林軒這一吼之威下!

“前輩,前輩饒命!”

文殊在虛空之中,腳下凝聚金蓮,跪在金蓮之上,惶惶如同一條喪家之犬,開口對著林軒討饒說道。

林軒看到文殊這般樣子,心中倒也不由軟了幾分。

雖然林軒對此人冇有什麼好感,畢竟,在林軒看來,此人引來活水,差點將自己害死了。

不過,見到這人這般害怕,甚至還要求饒,林軒歎息一聲,心裡也冇有了計較的心思。

當下,林軒上下打量文殊菩薩。

很顯然,麵前這個和尚,乃是一個修行者,要不然,也不會這飛天遁地,凝聚腳下金蓮的本領。

不過,修為應該不高。

剛纔那凶獸,被自己一道劍氣,加上幻術,便是斬落一臂。

倉皇而逃。

凶獸不強,那被凶獸追殺之人,自然也是不強。

“一個佛門的修真者,修為……我雖然不知道,但是應該冇有到渡劫期。叫我一聲前輩,倒也受得起……隻不過,這小小年紀,卻不學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勾引了母凶獸,然後那公凶獸纔會這般拚了命追殺他!”

林軒心中暗暗想道。

越是這麼想,林軒看文殊的眼神,便越是不善。

文殊叫林軒前輩,林軒也是第一次受得心安理得。

之前不少人,幾乎是見到林軒,就喊林軒“前輩”,林軒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隻能歸咎於自己模樣雖然英俊,但是長得太過著急了一點,故此,總是會讓人產生誤會。

次數多了,林軒也就習慣了。

而這一次,這文殊明顯實力偏弱,出場就被一隻凶獸追殺。

林軒先入為主,將文殊劃分到了弱者的行列。

再加上文殊的麵相唇紅齒白,頗為俊俏。

林軒心中也已經認定,麵前這個和尚,那就是一個後生晚輩。

至於文殊的境界……

林軒自然是一貫看不出的。

對於此事,林軒都感覺有些鬱悶。

“為什麼……前世一些小說之中,總是說,境界高的能夠看穿境界低的修仙之人的境界……可是,我從來冇有看穿過彆人的境界……”

林軒也曾在心中有過這種疑問。

最終,林軒糾結在這個問題上半天,猶豫彷徨,得出了一個結論——

少看點網絡小說,這事兒,不好。

大部分的網絡作者,都是摳腳大漢,一副猥瑣邋遢的樣子,鍵盤飛舞,螢幕之上,卻是仙道縱橫,問鼎巔峰。

如此情況之下,這些網絡小說寫的論點,那就是廢話連篇。

至少林軒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因此,林軒覺得自己看不透彆人的境界,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現象。

很有可能,這就是一種極為正常的現象。

畢竟,自己穿越的乃是洪荒之後的封神世界,無論是封神演義,還是西遊記,都冇有明確說過,高境界的人,能夠一眼看穿低境界的人修為!

林軒的思緒,漸漸拉回到眼前。

林軒看著文殊,心中也是不由鄙夷了幾分,認為這個年輕修仙者,定然是不學好的那種,修為不足,卻要去招惹凶獸。

講不定,還做了羞羞的事情……

“相逢即是有緣,緣來緣去皆過客,花開花落又一春。咱們既然相遇,便是緣分到了。來,到地麵上說!”

林軒感受到了高空的寒冷,不由打了一個噴嚏,隨後有些難為情,開口對著文殊說道。

文殊念著林軒剛纔的話語,突然也是感受到了一種禪意蘊含其中。

而這個時候,林軒吐出的氣息,演化為一種無上清氣。

讓文殊不由皺了皺眉頭。

在水井龍宮的時候,文殊還來不及細細思索,便是被睚眥扣上了一個佛門叛徒的帽子。

這個時候的文殊,委屈死了!

但是,很快,那睚眥便是六親不認,對文殊展開了追殺。

文殊一路倉皇而逃……

如今,文殊感受到林軒口吐無上清氣,心中不由大吃一驚。

因為,這種無上清氣,他在水井龍宮之中,也曾感受到過。

“這位前輩,言其緣法,高深莫測。加上他的氣息,與之水井龍宮相似……難道,此事,與他有關?”

文殊心中暗暗想道。

他覺得,林軒似乎在暗示他。

文殊此刻認為,那水井龍宮之事,即便不是林軒所為,但是,麵前這個絕世強者,隻怕也知曉其中的緣由。

想到這裡,文殊深吸一口氣,隨後眼中含笑,開口對著林軒點頭說道:

“晚輩,一切都遵從前輩的安排!”

二人隨後從萬丈高空之上降落,落到了地麵之上。

林軒在林間一陣摸索,絲毫冇有管站在林軒身後,幾次想要開口和林軒交涉的文殊。

文殊這個時候,那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他看著林軒忙忙碌碌,卻不知道,林軒這究竟是在忙些什麼。

“找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林軒突然興奮地大喊了一聲。

文殊滿臉不解,隨後循聲看去……

卻是看到林軒扛著一根碩大無比的龍爪,從林中走了出來。

那龍爪,足足有著一丈大小,僅僅是一根龍爪,看起來,便好似一根房梁一般。

文殊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大腦當即,冇有反應過來。

麵前這前輩,竟然是去找睚眥掉落的龍臂。

這是什麼操作?

“你是和尚?”

林軒食指大動,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一個問題,看著文殊,開口詢問說道。

“UU看書 www.kanshu.com啟稟前輩,是的!”

文殊鞠躬行禮,恭恭敬敬回答說道。

這個時候的文殊,便好像是一個小崽子。

大氣兒都不敢喘一聲。

“你叫什麼名字!”

林軒開口對著文殊說道。

“晚輩,文殊!”

“文殊……文殊廣法天尊那個文殊?”

“嗯!”

“文殊菩薩那個文殊?”

“嗯!”

……

高速文字手打 碧曲書庫 洪荒之開局燉了鯤鵬妖師章節列表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