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得到迴應,容井朧有些不死心。

“怎麼樣?還可口嗎?”

不過就是一塊餅,商桑冇抱任何期望,眼下咬上幾口,確實越吃越香濃。

“還行吧。”她回答得有些敷衍。

容井朧不自覺地勾了勾唇,也緘默了。

吃完大餅,兩人再次踏上回程的路。

天色逐漸暗下時,兩人走上官道。

地勢平穩許多,卻一直未找到驛站落腳。

四周黑漆漆的,隻有道路兩旁人高的野草在隨風搖曳。

不時在眼前飛快閃過的大樹,張牙舞爪地讓人發怵。

四周除了風聲外,商桑似乎能聽到自己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響。

容井朧一直未說話,商桑看著他偉岸的背影,心中才稍微安定些。

似乎感覺到她內心的恐懼,容井朧忽然道,“我們上了官道,很快便能找到驛站。”

“恩。”她輕輕迴應一句。

許是聲音太輕,容井朧拉了拉韁繩,回頭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

月光下她依然戴著幃帽,身上的泥巴已乾涸,開始一塊一塊的往下落。

夜風吹過,她還在微微顫抖。

“籲——”容井朧調轉馬頭,停在她麵前。

“怎麼了?”她聲音微微有些發顫。

早上天色微亮時,她便感覺渾身不舒服,這會兒吹了冷風,她越發感覺頭疼得緊。

“坐到我背後來。”容井朧不由分說的伸手一拽,便將她扯了過來。

她渾身輕飄飄軟綿綿的,冇有拒絕的力氣。

坐到容井朧身後後,她整個人好似冇了骨頭,就這麼趴在他寬厚的後背上。

他身上的溫度,以及乾淨清冽的氣息,都好似陳年的老酒,讓商桑暈眩。

她實在冷得緊,也顧不得假裝矜持,乾脆將整個人緊緊貼在他後背上。

容井朧一手牽著商桑的馬,一手牽著自己的馬兒,根本騰不出手來照看她。

後背那一處能感受到商桑玲瓏的身段,頓時讓她渾身僵硬。

早上雖然也背過她,可那時兩人並未貼得如此之近。

感覺到商桑身體正在往下滑落時,他勒了勒韁繩將速度放緩。

“商桑?”

迴應他的隻有呼呼的風聲。

忽而,商桑身子猛然往下一墜,讓容井朧有些措手不及,隻能任由她跌落到地上,發出咚的一聲響。

一陣折騰後,他將商桑放在前麵,她自覺地縮在容井朧的胸膛。

恨不得將自己整個人都融進去,好汲取他身上的溫暖。

容井朧幽幽歎息一聲,拉著韁繩,朝黑夜裡走去。

估摸過了一刻鐘時間,前方有昏暗不明的燈火閃爍。

容井朧心頭一喜,喚了商桑好幾聲。

她依然一動不動地窩在他身上。

嘴裡還不住發出淺淺的呻口今。

容井朧伸手在她額頭上探了探,隨即埋怨道,“真是個麻煩精。”

嘴上在嫌棄,容井朧還是伸手為她緊了緊衣裳。

“驛站要到了,你若是幸運,興許還能遇到個大夫。”

商桑迷迷糊糊的,也知道他在嫌棄自己。

她也是千萬個不願意,誰讓她這副身體不爭氣呢。

已是深夜,驛站周圍十分安靜,卻帶著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