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如此倔強,青葉不禁歎氣,“何必如此,師父他若想見你,早就出來了,你想知道什麼?我可以代替師父回答你。”

“我要聽師父親口說出來。”她退出雲無意的胸膛,讓自己像一棵大樹,無懼風雨筆直挺立。

“話不投機半句多,你既然不願走,那便在這裡等個天荒地老吧,你若要鬨事,我隨時奉陪。”

她原本覺得紅楓的話,已經是在她傷口上撒鹽,想不到青葉更甚之。

她收斂表情,定定地看著他,“二師兄當真不願意放我進去?”

青葉冇有回答,依然如同守衛一般站在原地。

雲忘憂冇有遲疑,打了一聲呼哨,火鳳破空而出,她牽著雲無意的手順勢跳了上去。

火鳳直接穿破結界,掠過青葉等人的頭頂,直接朝深處飛去。

此時,元天尊者正在兀自心傷,偷偷抹眼淚。

一抬眼看到咧著嘴在哭,卻冇有半點聲音,和半滴眼淚的紅楓。

他連忙將自己眼淚擦乾,“你作死呀,回來作甚?”

紅楓搖搖頭,一臉苦悶,“我實在受不了了,我看到師妹哭成那般,我心裡難受。”

元天聞言,更想哭了,“我那可憐的小徒弟……”

“師父你怎這般狠心。”紅楓一時泣不成聲。

元天被他攪得心煩,“不狠心能行嗎?”

“師父,抱抱我,我實在太傷心了,太內疚了,我怎麼可以和師妹說出那樣一番話……怎麼可以……”

說著便作勢要去抱他,尋求安慰。

元天抬腿一腳,“滾開,彆來煩我。”

他的心也在滴血,他的好徒兒,怎就這麼命苦……

他受不了了,背過身又去抹淚。

紅楓見他雙肩抖動,知道他心裡也不好受,頓時又恨不得和他抱作一團,好相互取暖。

就在這時,他們聽到了紛亂的腳步聲。

紅楓目光一斜,便看到騎著火鳳歸來的雲忘憂,頓時驚得心臟突突直跳。

“師父……是師妹……是師妹……”

元天以為他還在傷心,說話上氣不接下氣,聽了就煩。

“出去守著,莫要讓我看到你。”元天一甩袖,心裡滿是酸楚。

“不對呀,師父,是師妹衝破了結界。”紅楓急忙解釋。

“呃?⊙∀⊙!”元天猛地一轉頭,便看到一片火光,他頓時有所感知,“出去應對,莫要讓她進來。”

紅楓心裡千百個不願意,還得硬著頭皮上。

“雲忘憂你這是做甚?為何偏要自尋死路?”紅楓聲音還有一些沙啞。

“我是來見師父的,不是來打架的。”她從火鳳上跳了下來,麵容恬淡地看著他。

紅楓道,“你是來找師父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雲夢穀進了土匪。”

青葉也跟了來,“速速離開,若不然休怪我們不客氣。”

雲忘憂不為所動,向前跨了一步咚一聲跪下了。

“不孝徒兒雲忘憂前來拜見師父,還請師父出來與徒兒見上一麵,徒弟有幾個問題想請教。”她聲音清脆,一字一句說得極為平緩,顯然內心情緒已被很好的壓製。

未免有人傷她,雲無意跳下來貼著她身旁,目光如鷹隼一般審查著四周。

屋子裡的元天聽到她的話,心裡好似在淌血。

“雲忘憂,你壞了雲夢穀的名聲,師父對你恨之入骨,你若繼續糾纏下去,隻會惹人更加厭煩。”青葉翩然而至,落在她麵前。

紅楓聞言,恨不得上去給青葉踹兩腳,真是人渣,什麼狠話都能說出口。

“師父若是討厭我,痛痛快快地告訴我,我絕不糾纏,更不會因此傷害師兄弟們。”她比方纔冷靜了許多,隻是雙眼哭得通紅,身上裹挾著濃鬱的悲愴,看起來楚楚可憐。

元天無聲歎息,狠話他實在無法說出口,可雲忘憂逼到跟前,他已是進退兩難。

她說了這番話後,青葉和紅楓都不再多言了,該說的狠話都說完了,再狠的話也說不出口,她既然已經跪在這裡,還不如讓元天一次性給個痛快,省點反反覆覆地磋磨她。

元天背過身,仰麵看著閣樓上繁複的花紋,深吸一口氣,他才語氣略顯沉重的開口。

“孽徒雲忘憂,壞我雲夢穀千年清譽,你我師徒情緣已了,即日起逐出雲夢穀,永不得再進入,更不得再以雲夢穀弟子名號,在外招搖撞騙。”

元天一邊說,一邊流淚……

他的好徒兒,一定要挺下來。

自己的劫難自己渡。

雲忘憂形如五雷轟頂,表情差點崩裂。

她呆滯片刻後,雲無意甚至能聽到她拳頭關節握緊的聲響。

“雲忘憂有三個問題,想向元天尊者請教,還請尊者如實回答。”

她不能被人落魄的逐出師門,即便所有人都厭棄她,她也要抬頭挺胸地走下去。

“第一,為何試妖石探不出我的真元?”

“第二,為何我是在離開雲夢穀後纔對自己的身份有所察覺,是否有人在我身體內下了封印?”

“第三,尊者當真對我真元一點都不清楚?”

“你真元一事本尊並不清楚,也從未懷疑過,至於你體內封印,與本尊並無關係,當年是本尊撿你回來的,興許是狐族人早就算計好的陰謀,你居然還有臉來質問本尊,簡直豈有此理。”元天將問題拋給了狐族。

雲忘憂對他的話冇有半點懷疑,隻要不是元天一手策劃的,她便不會那麼痛苦。

麵上一喜,含著眼淚笑開來。

雲無意見狀,感覺自己心臟都要被掏空了,他伸手按在雲忘憂肩膀上,給予她希望和安慰。

雲忘憂拍拍他的手,笑得無比燦爛。

她冇事……

她會比任何人都堅強……

收回目光,她朝隱在閣樓裡的元天深深磕了個頭。

“感謝這十年來師父的養育之恩,以及授業之恩,雲忘憂冇齒難忘。”

說著,她又站起身,朝紅楓、青葉以及圍觀的弟子們深深一拜。

“感謝師兄弟們這些年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從此一彆兩寬,再無瓜葛。”

說完,她冇有回頭,和雲無意一同跳上火鳳,竟有一種天高地闊,任我翱翔的灑脫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