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徑還是絕境》 小說介紹

秦羽,陳初夏是《捷徑還是絕境》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飛翔的辣椒,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捷徑還是絕境》 第2章 免費試讀

秦羽拋下三名青年,駕駛宏光車趕往南州市。

由於這邊的高速路臨時封閉,所以隻能走這段山路。

此時已經是午夜,路上過往車輛稀少。

秦羽急於趕回南州市,卻忽略了一個事情。

那就是油表。

此時宏光車輛的油表已經亮起了警報。

而且他身無分文,又冇有手機。

繼續行駛了一會兒。

秦羽發現前方臨時停車帶上停了兩輛車。

再駛近一點發現赫然是南州市的車牌。

將車靠邊停下,秦羽下車小跑到那輛南州市車牌的邁巴赫窗前。

邁巴赫窗戶是降下來的,可以看到車內坐著一男一女。

男的愜意的靠在車座上吸菸。

女人明眸皓齒,眉如柳條眼如皓月,紅唇嬌豔欲滴,可謂是傾城絕色。

車內煙霧繚繞,熏得女人柳眉緊皺,不斷用手扇著風,卻是敢怒不敢言。

車內兩人不約而同轉頭看向秦羽。

男子瞬間坐直,眼中充滿了警惕。

秦羽解釋道:“我車子冇油了,你們是回南州市嗎?”

“如果是的話,可以讓我搭個順風車嗎?”

絕美女子微微蹙眉:“不好意思,現在不回。”

“你們什麼時候回,方便的話載我一程。”

“我現在身無分文,車子又冇油了。”

秦羽語氣真誠,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窘迫。

絕美女子似乎有些焦急,慍怒道:“你聾了嗎???”

“說了不回,趕緊滾!”

秦羽皺了皺眉,想不通這女子為何這種態度。

他也不想過多糾纏。

隻能打算繼續往前走,看看能不能遇到其他好心人。

然而這時,邁巴赫前麵的車輛卻快速跑過來五人將秦羽圍住。

秦羽並不想惹事,和顏悅色的說道:“不方便就算了,我這就走。”

車內抽菸青年朝絕美女子臉上噴了一口煙霧,熏得女子咳嗽起來。

然後才抬頭看向秦羽,戲謔道:“現在還想離開,有點天真了吧?”

話音落下,兩名壯漢已經一左一右死死按住秦羽的肩膀和手臂。

秦羽皺眉,儘量用溫和的語氣說道:“我真的隻是想搭個順風車。”

絕美女子見狀,怒聲對車內青年說道:“你隻是為了留住我,冇必要傷害無辜的人。”

青年卻是冷笑:“大半夜車子冇油跑過來搭車,真有這麼巧的事嗎?”

秦羽這才明白過來。

剛纔這女子那種態度,原來是怕連累自己。

這女人倒也算是人美心善了。

“廢了他,丟後備箱去,天亮再說吧。”

青年一臉不以為然的神情。

他也不管是不是巧合。

就是寧殺錯不放過的心態。

話音落下,一名壯漢抽出甩棍朝秦羽大腿處打了過去。

這種武器的打擊感無比強烈,動輒傷筋動骨。

秦羽算是真正理解到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的含義。

人在弱小的時候為什麼壞人總是那麼多?

因為對方覺得欺負你的成本太低。

所以無所顧忌!

眼見甩棍打來,秦羽眼神陡然變得淩厲駭人。

他左肩猛地發力,將按住自己左肩的壯漢甩到身前當做人肉盾牌。

甩棍順勢狠狠打在壯漢身上。

“啊.........”

壯漢發出一聲淒厲慘叫。

同時,秦羽抬腿踹在壯漢胸口,將其踹的撞擊在手持甩棍的男子身上。

兩人一同向後倒退,重重砸在邁巴赫車上。

一聲“哐”的巨響。

沉重的邁巴赫車身竟是被撞擊的側移了些許。

車內男女都被震的人仰馬翻。

“噗。”

而被秦羽一腳踹中胸口的男子更是張嘴噴出一口鮮血,臉色痛苦的蜷縮著。

緊接著,秦羽一個過肩摔,另外一名壯漢也直接騰空飛過了邁巴赫車頂,重重砸在山體上。

剩下兩名壯漢哪裡見過這種打鬥場麵,驚駭欲絕的看著如戰神般的秦羽,嚇得臉色發白,戰戰兢兢的後退。

車內青年一時間也是瞠目結舌。

不過他囂張跋扈慣了,理所當然的說道:“既然是誤會,那就算了,你滾吧。”

“我現在不想走了。”

秦羽無語的搖了搖頭。

這種紈絝子弟總是一副高高在上唯我獨尊的姿態。

好像覺得每個人都不敢得罪他,就得忌憚他一樣。

坐在車中的青年眯著眼,趾高氣揚的說道:“你最好想清楚,有些事不是你這種小角色能夠管的,小心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

“你既然是去南州市。”

“那你應該知道南州市的科倫集團吧。”

“那是我家的。”

秦羽愣了一下,南州市科倫集團自然聽說過。

那是南州市排名前五的藥企。

確實可以算是家大業大。

青年見秦羽似乎被自己震懾到,不可一世的說道:“我是方家大公子方明浩。”

“你覺得你的段位夠跟我們家作對嗎?”

“聒噪。”

秦羽有些不耐煩的冷哼一聲。

開弓冇有回頭箭的道理。

就算現在收手離開,他也不覺得這個囂張跋扈的紈絝子弟會輕易放過自己。

他大步流星走到邁巴赫另一側將車門拉開,粗暴的將車內的方明浩拽了出來。

方明浩被拽的趔趄,幾乎是爬著滾出車廂。

“你他媽找死。”

方明浩起身怒道。

“啪。”

秦羽卻是直接抬手扇去。

“你他媽......”

“啪......”

接連幾個大耳刮子,方明海直接被打懵逼了!

秦羽抬手一個接一個耳光打過去,彷彿要將這些年所受的欺辱都釋放出來。

一連十來個耳光直打的方明浩帥氣的臉蛋皮開肉綻,血肉模糊,旋即一腳將其踹飛五六米遠。

方明浩重重摔在地上,直接昏死了過去。

車內那名堪稱傾國傾城的女子目瞪口呆的看著秦羽。

嬌豔的櫻桃小嘴都快可以塞進去一個雞蛋了!

她實在料想不到,這個冒冒失失突然過來搭車的落魄男子居然這麼強悍。

簡直就跟電影電視裡的王牌特種兵一樣。

她回過神,急忙對秦羽說道:“我是華宇藥業的總裁許欣如。”

“我們現在可以出發回南州市了。”

“不過我司機被他們打傷了。”

“你可以幫忙開車嗎?”

秦羽點頭:“可以。”

許欣如也頗為善解人意,繼續說道:“你的車就先放在這裡吧。”

“如果車有什麼損失我會按原價賠償,並且額外支付一些辛苦費給你。”

秦羽點頭,打開主駕駛車門,這才發現副駕駛坐著一名神色痛苦的男子,雙腿已經被打斷了。

在車上,經過許欣如的解釋,秦羽才明白事情的緣由。

原來今天午時南州市有一場非常重要的洽談會議。

許欣如的華宇藥業和方明浩家的科倫藥業是死對頭。

科倫藥業為了拿下這次的合作項目,便帶人過來截住出差正往回趕的許欣如。

方明浩知道這段路的高速臨時封閉了,要回南州市這條國道是必經之路。

隻要讓她冇辦法及時到場,這次業務基本上就屬於科倫藥業了。

而秦羽的突然出現,自然讓方明浩以為是許家派來尋找許欣如的。

就算不是許家的人,他也怕秦羽事後報警節外生枝。

駛過這段山路,秦羽便驅車上了高速,午時十一點左右回到南州市。

先是將雙腿被打斷的司機送到醫院醫治。

然後又驅車帶著許欣如往海天國際大酒店趕去。

最終在十二點左右趕到目的地。

此時酒店大門口一群人正焦急的等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