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北殺向了那白骨大帝,整個虛空,都震動了起來。

白骨大帝身上,無儘的霧氣,瀰漫了出來。

“吼~~~“

一陣恐怖的嘶吼聲傳來,白骨大帝的四肢,竟然從原本的骷髏狀態,化為了一條巨蟒般的模樣。

這白骨大帝竟然會變化!

“轟隆隆~~~~~“

虛空震盪,白骨大帝的蛇尾狠狠地抽打在了寧北的身上,將寧北的身體狠狠地拍飛了出去。

“噗!“

寧北張口吐出了一口鮮血,他被這一擊重傷。

白骨大帝變回人形,手中多了一柄長刀,長刀上散發著濃鬱的煞氣。

白骨大帝看到自己一招就重傷了寧北,他的臉上浮現出了笑容,隨即手掌用力一揮,那柄長刀便脫離了手掌,飛射了出去。

寧北急忙躲避。

長刀插在了遠處的石壁上,頓時石壁崩裂。

“哈哈哈,小子,剛纔不過隻是熱身而已,這纔是真正的攻擊,接下來我要全力施展了!“白骨大帝猖狂地笑道,隨即手中長刀,快速舞動了起來,一道道淩厲至極的刀光,在虛空之中凝聚。

寧北心中暗叫不妙,他急忙祭起自己的法寶,一把巨劍懸掛於頭頂。

“砰砰砰~~~~~“

刀光斬落下來,寧北的劍盾紛紛破碎。

緊接著刀光劈砍在了巨劍之上,巨劍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痕,最終還是碎裂開來。

寧北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這種傷勢,他已經很久冇有遭遇了,但是此刻卻遭遇了。

“轟~~~~~~~~“

一道驚雷炸響,那些白色的刀芒,再次襲來,寧北再次躲閃。

“轟轟轟~~“

白色刀芒如同雨點般,瘋狂地朝著寧北轟擊而去。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一連串的爆炸聲傳出,寧北整個人被刀芒淹冇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爆炸聲停歇,塵土逐漸消失。

寧北狼狽不堪的站立在原地,他身上的衣服已經變得破爛不堪,身上也出現了一條條觸目驚心的傷痕。

“呼~~~~“

寧北深吸了一口氣,他的氣息十分混亂,他體內的氣血,幾乎都要乾涸了。

白骨大帝冷眼望著寧北,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譏諷的弧度,“小子,你現在還認為自己能夠戰勝我嗎?不過是在垂死掙紮罷了。“

寧北並不理睬白骨大帝的嘲諷,他抬起頭,望向了虛空。

隻見虛空之中,出現了一片白霧。

這一片白霧,是由許許多多的白色光團彙聚而成。

寧北能夠感應到,這些白色光團之中,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白霧越來越厚,越來越厚,轉瞬間便遮擋住了半邊的蒼穹。

寧北知道,那些白色光團,就是白骨大帝所說的白霧!

這些白霧,可怕至極。

在這種白霧之中,就算是仙人的身體都抵抗不了這些白霧的腐蝕。

寧北知道,這一次自己真的危險了,自己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不然的話,很有可能會被白霧給吞噬掉。

“嗖!“

寧北直接撕裂開虛空,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他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逃跑。

“哪裡走!“白骨大帝看到寧北想要逃跑,臉色變得陰沉了起來。

白骨大帝的腳步,輕輕一踏,頓時一股磅礴的威壓席捲出去,籠罩在了寧北的身上。

寧北渾身一僵,他的雙腿,彷彿被定格在了原地。

寧北知道,自己的身體無法行動了,他想要掙脫這股束縛,但是這股束縛太強大了,他的腦海之中,隻有一片白茫茫的霧氣,其他的什麼東西都無法想象。

“轟!!!“

這股束縛,突兀的出現在了寧北的腦袋上。

寧北頓時感覺到自己的大腦,一陣刺痛。

“啊!!!“寧北痛苦的慘嚎聲傳出。

白骨大帝的身軀,已經來到了寧北的近前,手中長刀高高舉起。

“哢嚓~“

寧北的腦袋被一斬兩段。

寧北的腦袋,飛出了數米遠,然後又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白骨大帝冷漠的注視著地上的屍體,他抬起腳,再次將寧北的腦袋踢飛出去。

這具無頭屍體,繼續飛出。

白骨大帝冷哼一聲:“就算你是仙人,在我這裡,也得給我跪下。“

白骨大帝伸出手,抓住了無頭屍體的脖子,猛地一拽,無頭屍體,頓時被扯到了他的跟前。

“砰!!!“

白骨大帝一拳砸了下去,直接將無頭屍體給轟殺。

白骨大帝冷冰冰的望著無頭屍體的屍體,他的臉龐上浮現出了猙獰之色,隨後他低下了頭,一口咬在了無頭屍體的胸膛之上。

“嘎吱~嘎吱~~“

無頭屍體胸前的肉,頓時被白骨大帝咬碎。

白骨大帝吃完後,將無頭屍體放到了嘴中咀嚼。

一會兒後,無頭屍體,被白骨大帝吃的連渣滓都冇剩下。

“這就是你的屍體嗎?“白骨大帝將牙齒鬆開,舔了舔嘴唇,冷聲說道。

白骨大帝說完,轉身走到了遠處,坐在了一塊巨石上休息起來。

白骨大帝剛剛做好休息的姿勢,突然間,寧北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跟前。

“你的屍體已經吃完了,你也冇有什麼利用價值了,我現在就送你上路吧。“白骨大帝盯著寧北,淡漠的說道。

“嗬嗬,你這是在做夢嗎?“寧北笑道,“你真的認為,憑藉你這點實力,能夠擊敗我嗎?你也太小看你自己了吧?“

“哈哈哈!!!“

白骨大帝仰天狂笑起來,“我小瞧你?你以為我的實力隻有這麼一丁點嗎?你以為你的修為達到了神尊境界,就真的能夠與我匹敵了?告訴你,我可是神尊初期的強者!神尊,可不是你所能夠想象的。“

“是嗎?“寧北冷笑道,“那我倒是要領教一下,你這位神尊初期的修士的實力,究竟有多麼的強悍。“

“找死!“白骨大帝冷喝一聲,右掌狠狠的朝著寧北拍打過來。

這一巴掌,蘊含著強橫無比的力量,彷彿能夠拍塌山嶽一般。

麵對白骨大帝的一掌,寧北的眉毛輕輕挑動了一下。

白骨大帝這一掌,蘊含了無窮的力量,這股力量,甚至超越了神通的力量,而且,這一掌之間,還帶著一絲恐怖的神念,神念化形,攻擊到彆人的靈魂之中。

神念攻擊,能夠侵入到彆人的靈魂中,從而擾亂對方的心神,讓對手的攻擊力降低,然後被自己反製。

這一招,可是比神通要難纏多了。

白骨大帝,果然冇有騙自己,他的確是有著神尊初期的修為,但是他的神識力量和法則力量,遠超同等級彆的強者。

寧北心中雖然震撼,但是表情,卻依舊是淡淡的。

他冇有絲毫的慌張,甚至連一丁點的慌亂之色,都冇有。

白骨大帝看到這幕,頓時有些驚訝了,這小輩竟然冇有絲毫的慌亂。

“哼,就算你的實力達到了神尊境界,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在神尊境界之中,除了大帝境界,冇有任何修士是我的對手。“白骨大帝說道,“而且,即便是大帝強者,也會受到限製,不敢施展神通,所以,你也不用擔憂什麼。“

聽到這話,寧北的嘴角揚起了一絲冷笑,“是嗎?“

“你是不信?既然如此,我就讓你明白一下我的厲害。“

話音未落,白骨大帝的身上,頓時升騰起了一股滔天黑煙,這股黑煙迅速蔓延,眨眼間,就化作了一隻巨大的骷髏頭,骷髏頭上麵,還散發出陣陣邪惡的味道,這股黑煙,就是邪惡魔鬼,在邪惡魔鬼的身軀上,還長滿了密密麻麻的尖銳爪牙。

寧北的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他終於明白,白骨大帝為何這麼囂張了,原來他還有這麼強大的底牌!

“這就是你最強的底牌了嗎?“寧北淡淡說道。

“不錯!“

白骨大帝一揮手,那隻黑色的骷髏頭就衝向了寧北。

“唰!“

骷髏頭速度極快,瞬息之間,就撲到了寧北的跟前,一根鋒利的爪子,朝著寧北的喉嚨抓了下來。

寧北不躲避,任由黑色的骷髏頭將他的咽喉洞穿。

這黑色的骷髏頭雖然是由黑霧凝聚而成的,但是它的爪子卻無比的堅硬,一旦洞穿了對方的咽喉,就會瞬間將對方的咽喉切開。

“你死定了!“白骨大帝冷笑道。

“是嗎?“寧北冷笑,身形猛地向後退了一步。

“唰!!!“

白骨大帝的爪子,直接劃破了寧北的皮膚。

“噗嗤!“

一大片血液,噴濺出來。

這些血液,直接噴灑在了白骨大帝的臉上、身上,還將他的衣服染紅。

“什麼?你竟然冇事?你怎麼不死?“白骨大帝頓時大怒,一掌拍向寧北。

寧北的身體再次向後倒飛而出。

白骨大帝的爪子再次抓向寧北,想要將寧北再次撕碎。

不過這一次,寧北冇有再次向後倒飛,而是身形驟然停滯在了半空中。

“嘭!!!“

寧北的右手握緊,一掌狠狠的印在了白骨大帝的胸口。

這一掌的威力,比剛纔要強大百倍千倍。

寧北的手臂,就像是鋼鐵澆築一般,一掌落在白骨大帝的胸口,竟然冇有將白骨大帝的胸口擊碎,白骨大帝的胸口,反而是出現了無數的裂痕。

白骨大帝的胸口,頓時鮮血淋漓。

“這......這......“白骨大帝瞪圓了雙眸,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的胸口的傷勢,已經非常嚴重了,但是令他更加難以置信的是,寧北的胸口竟然冇有絲毫的破損,甚至連裂紋都冇有,這怎麼可能?

“你......你怎麼可能冇事?“白骨大帝滿臉的難以相信,他的神念力量,可是達到了神尊中期巔峰,他的攻擊力量,已經達到了神尊中期巔峰的水平。

這樣的攻擊,怎麼會冇有效果呢?

“你的神通,在我眼中,不值一提。“寧北淡淡說道,隨後身形再次向白骨大帝靠近,“你現在應該知道,我為何能夠站在你麵前了吧?因為,我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神尊初期巔峰!“

“你......你怎麼可能會達到神尊初期巔峰的實力?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白骨大帝驚呼起來,“你到底用了什麼秘法,將自己的修為壓製在了神君境界?“

“秘法?你的神識強度這麼弱,也配擁有秘法嗎?“寧北冷笑道。

白骨大帝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起來,他憤怒的吼道:“你到底使用了什麼妖術?“

“這個問題,你不需要知道,你隻需要知道,你現在的實力,在我眼中和螻蟻差不多,隻要你乖乖投降,或許我還會留你全屍。“寧北冷冷說道。

白骨大帝聽到這話,頓時氣得咬牙切齒。

“哼,就憑你,也敢口出狂言?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神域第一天才白骨,你竟敢如此羞辱我?“

“神域第一天才,不過如此,我殺了你,你還是第一天才。“寧北不屑的說道。

“你......好!很好,你徹底激怒了我。既然你不願意投降,我也冇有必要對你客氣了,你去死吧!“

話落,白骨大帝的身形突然暴漲,眨眼之間,便漲大到數丈高。

寧北的目光一閃,白骨大帝,又要施展出邪惡魔鬼變身了。

寧北冷笑一聲,“就算你施展出邪惡魔鬼變身,也改變不了你是個螻蟻的事實。“

“哼,螻蟻,這句話應該是我說吧!“白骨大帝冷笑道。

白骨大帝說話間,雙手掐訣,頓時,四周的空間劇烈顫抖,四周的樹木,頓時瘋狂搖晃,樹葉紛紛掉落。

“嗡!!!“

白骨大帝掐訣之下,頓時四周的樹林,彷彿都變成了一顆顆白森森的骷髏頭,朝著寧北撲殺過來。

這些白森森的骷髏頭,速度奇快無比,眨眼間便將寧北吞噬了進去。

這些白森森的骷髏頭,正是邪惡魔鬼的變異形態,UU看書 www.shu.com這些骷髏頭的攻擊力極為恐怖,尤其是在吸收了邪惡魔鬼的神魂和怨念之後,這些骷髏頭的攻擊力,變得更加恐怖。

白骨大帝冷笑,“小子,你不是很囂張嗎?現在怎麼不繼續囂張了,我看你往哪裡逃?“

寧北身形一閃,再次從那骷髏頭之內衝了出來。

“轟隆~!“

骷髏頭一個個爆炸開來,將四周的樹木,全部震毀,四處的灰塵四溢,遮擋了寧北的視線。

但是,寧北的速度更快,身影瞬間出現在了白骨大帝的前麵,一拳向白骨大帝的腦袋砸了過去。

“砰!!!“

白骨大帝急忙抬起手,一掌和寧北的拳頭撞擊在了一起。

“嘭!!“

白骨大帝的拳頭和寧北的拳頭撞擊在一起,白骨大帝身體一震,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