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需要魅魔拯救第二百四十七章 【逐星人】與【聖者】

“來自審判所的白鴉之子,尋求著複興的迷途者。”

在眼眸變成銀色之後,寧封的氣質也隨之一變。

古老、悠遠、強大……

覆蓋了大半天空的巨大城池在寧封的身後漂浮,無聲地顯露著令人無法抵抗的偉力。

傾儘賈思琳家財力製造的遊輪本身的體積就極其龐大,比起遊輪更像是一艘海上巨物,漂浮在海麵之上。

彆的戰艦在它的麵前就像是玩具一樣。

這樣的龐大的造物,其存在本身就能給人帶來極其強大的震撼。

但,它令人稱道的巨大,在天空之城前卻顯得無地自容。

即使出現在了極高的天空,但光從肉眼的視覺上來說,所有人依然能夠明白那種巨大。

天空之城,它並非是漂浮艇那種小東西,而是一座城市。

這是一座從地上升起,屬於奇蹟的傳奇城市!

它曾是人類最後的堡壘,儲存了那個時代最難能可貴的寶物——希望。

天空之城,是比傳說中的所謂諾亞方舟更加偉大的奇蹟。

寧封也明白在比賽開始之前,奧古斯都的登場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場景。

那足以覆蓋了整個島嶼上空的巨大雲層,和其中巨大而繁密的法陣,都是為了一個事情。

傳送天空之城!

在奧古斯都降臨的那一刻,這座古老的城市就來到了這裡,用他的巨大排場掩蓋了自身的波動。

靜靜地高懸於天宇之上,俯瞰著所有人。

神秘而強大。

而這樣的一座令人無法提起任何一絲惡意的城市,在這一瞬間卻好像成為了寧封力量的來源。

其他人無法感受到的能量無形波動,以一種寧封無法理解的方式貫通了他和這種城市。

雖然在雅莉安娜的認同下,寧封默許了觀星者掌管自己身體的行為,但他依然有自己清晰的意識。

寧封現在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他感覺自己,變大了。

他的身體變成了城市的每一寸土地,他的肌膚是這座城市外的無形的結界,他體內流淌的血液則是在暗湧之下看似平靜的魔力……

在這一刻,他就是這座城市。

這是一種新奇的感覺。

如果說之前雅莉安娜將權柄交於寧封的手中是讓他體會什麼是【神靈的位格】的話,那這一次就是另一種不同的體會。

寧封,在體會什麼是所謂【神靈的力量】。

充盈。

不,這樣的說法並不能解釋他現在的感覺。

冇有儘頭,他感覺自己像是浸泡在力量的海洋之中。

體內流轉的魔力無窮無儘一般,根本感受不到儘頭。

他有一種感覺,隻要自己的一個念頭,隱藏在這個城市中的無窮魔力就能被他激發出來。

在天空之城的最中心,他現在“心臟”的位置處,有一個能量源。

表麵上平靜,但是其中蘊含著令人為之側目的強大力量。

賈思琳家的遊輪同樣設有多個浮空環,令它可以在天空飄起。

但他們的遊輪不是一直在使用的,更多時間是它的大半時間都是在倉庫中充當庫存。

每一次使用都將消耗大量的財力物力,那是就連賈思琳家都會感到有些肉痛的程度。

但天空之城不一樣。

它已經在天空上漂浮了一千年,從未有落地的時候。

能夠支撐著這個龐大城市在天空上漂浮上千年,這所需的能量是根本無法計算的!

一個強有力的能量源,就成為了必需品。

耀眼而灼熱,在注視那個能量源的一瞬,他有一種錯覺。

他感覺自己在注視著太陽,一個蘊含著無窮力量卻很平靜的太陽。

同時,他還能夠感受到在這個龐大的天空之城隻有三個生命。

其中兩個離得很近,處在了一片住宅區之中,並且似乎都陷入了昏迷。

是在不斷恢複中的希琳和因為未知原因昏迷的楚餘。

而最後的那一個,則是在“大腦”的位置,伸出中心高塔的最高處。

是觀星者。

近似於神靈的存在,就在他的身體之中。

她閉上了眼,用寧封的眼去看,用寧封的耳去聽,用寧封的感知去感受。

觀星者並未掩飾自己的存在,也任由他用這力量去觀察自己,明明白白地將自身展露在了寧封視野之下。

寧封不知道這份信任到底出於何處,但他並冇有接受。

他的目光隻停在了表層,並未深入探究觀星者的秘密。

這並非是害怕,而是不願意接受這份莫名的信任,他不喜歡這種感受。

無恩無怨,他不喜歡因為【預言者】這個名頭就獲得這份信任。

力量和權限都無所謂,這些他不介意接受。

可能是出於自己現在魅魔血脈的緣故,寧封對於人的心靈這件事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警惕。

關於人心相關的事情,他不喜歡這樣的接受方式。

這樣的想法可能有些彆扭,但寧封有種直覺,這對於現在的狀況來說或許是最正確的處理辦法。

彆人的善意限度有多少是未知的。

得寸進尺,最後的下場或許隻會是玩火**。

另外,此刻的寧封還能比之前感知的更多。

觀星者的氣息隻存在於他們相遇的房間。

而最古老的痕跡,已經有超過千年,並且從未斷絕。

這座城市的記憶告訴他,觀星者從未離開那個空間。

孤獨。

令人看不到儘頭的孤獨。

他不明白對於觀星者來說這千年的時間隻身處一個房間是什麼感覺,也不知道那裡對於她意味著什麼。

也許對於神靈來說隻不過是稍微長一點的時間,也許隻不過是漫長歲月的一個回眸,但對於他來說……

一個人孤獨地困守在那裡,光是想一想就令寧封感到有些窒息。

於是,在初步感知了之後寧封選擇了保持沉默,不進也不退。

他將身體交給觀星者去操控,用一個旁觀者的視角去體會。

“等下。”

寧封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自己現在的這個狀態,似乎……在哪裡見到過?

“到底是在哪裡呢?”

而同一時刻,雅莉安娜趴在木屋的躺椅上,雙手托著下巴搖晃著身後的尾巴。

【是啊~好奇怪哦!】

【到底是在哪裡呢?】

笑眯著眼,將眼眸中的猩紅隱藏,她低笑著自語:

【真是令人摸不著頭腦呢。】

……

……

作為當事人,近距離感受著寧封身上波動安德魯此刻麵臨了這輩子最為迷茫的時候。

比當初發現自己的家族早已衰落,早就冇資格自稱貴族的時候還要令他困惑。

對於現狀除了迷茫,就是他媽的迷茫,根本弄不清發生了什麼。

我是誰?

我在哪?

晚上吃什麼?

不過,這樣的思想並未持續很久,因為現在所處的環境,更因為眼前的存在。

代表著偉力的能量在寧封的周身環繞,讓原本還有些摸不清頭腦的安德魯強製冷靜了下來。

壓抑住心底的震驚,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安靜地聽著眼前人的話語:

“我為你授予【逐星人】的稱號。”

什麼?

我贏了?

可是……為什麼啊?

作為審判所出身,訓練有素的烏鴉,作為審判所向外延伸的獠牙之一,他並不是一個容易慌張的人。

各種各樣的情況不說全部遇到,那也是能夠碰上個七七八八。

而且,他從很早之前就揹負振興家族的使命,一直都很謹慎。

可是……

現在完全不一樣啊!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而且,現在還有最重要,也是最令他迷茫的一件事情。

為什麼是寧封在給我頒獎啊?

我在裡麵找了他這麼久,結果出來發現他在給我頒獎……

安德魯:???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有太多的事情想要問,有太多的疑惑冇有說清,但安德魯也很清楚現在不是糾結這些事情的時刻。

眼前的寧封,很明顯是另一位高位的存在。

慌亂之下,他唯一能夠做的,就隻是保持沉默地低下頭,默默地接受。

至於反抗,將這個不屬於他的榮譽還給應得的寧封什麼的……

冇有的。

安德魯並冇有這個想法。

對於逐星人比賽,對於冇有上帝視角的安德魯的來說,他所獲得資訊是有限的。

他完全不清楚寧封所做的一切,隻能看到自己所做的事情。

他找到了推動整個世界劇情發展的預言詩,還藉助亡靈的力量讓近百餘名參賽者淘汰……

從他的視角來看,雖然當時遇到的寧封看上去也過得很好很神秘,但未必會比自己做得更好。

按照安德魯的理解,取得了這樣的成績,就算真的獲得冠軍,那也是實至名歸的。

他的心中並冇有自己德不配位的想法,唯一的壓力就是從眼前的存在身上傳來的。

在漸漸冷靜了下來後,安德魯想到了取得這個冠軍的頭銜之後會有什麼未來。

原本一直所期待的名望,能夠拿的上檯麵的成績,這些都是可以遇見的。

更不用說,逐星人比賽的主辦方賈思琳家會提供怎麼樣的獎品。

而且對於安德魯來說財富倒是一方麵,他更是可以將獎勵換成賈思琳家的一個承諾。

甚至不要他們真正的表態,隻要默許就足夠了,他就能夠藉著賈思琳家的名頭真正地開始複興家族。

這十幾年的努力,在這一刻,似乎真的看到了希望。

心中有壓抑不住的激動,安德魯幾乎控製不住自己的表情。

父親、母親……我做到了。

家族複興的希望就在眼前!

但他興奮的情緒在看到寧封的雙眸的時候冷靜了不少,從那其中他感受到了慈祥。

……慈祥?

寧封低頭看著安德魯,緩緩開口:

“再之後,也許你會受到抨擊,也許會感受到了他人的惡意,但無論其他人如何說,不用感到擔心。”

“在所有人之中,你確確實實是最適合【逐星人】這個稱號的人。”

一直表情平靜的寧封露出了淺淺的笑容,像是看著一個迷途中的孩子,輕聲說道:

“因為,你一直都在尋找和追逐。”

尋找?

回顧自己在逐星人比賽中的整個旅程,安德魯忽然發現了一件事。

自己,從最開始發現寧封也在之後,自己確實是一直在找尋找著他的蹤跡。

但是,這又意味著什麼?

我自己取得的成就,和找尋他又有什麼關係……

“你和我有些相似。”

聲音消失,恍然的感覺讓安德魯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似乎剛纔聽到的隻是幻覺。

這位存在,說我有些像他?

血氣在一瞬間上湧,激動的感覺充斥著安德魯的心裡。

他他他!

他在讚揚我!

這樣高位的存在,居然給出了自己這樣的評價!

激動、興奮、甚至是渴望,安德魯抱著一絲不切實際的想法,期待著對方能夠許下更多的承諾。

“都獲得了預言,也一直都在尋找。”

“UU看書 www.uukanshu.com希望你最後,不會變成……”

但寧封在這個時候卻並冇有繼續說什麼,隻是感歎著揮了揮手,然後一個銀白色的羅盤便無聲地落到了安德魯的手中。

這是什麼?

“帶著它,它會引領你找到指明前路的星光。”

迷茫。

說完,也不解釋,對著安德魯輕輕一揮。

嗖。

本來還在天空之上的安德魯下一瞬就轉移到了遊輪的甲板之上,落到了諸位傳奇的中間。

結束了?

然後,就在所有人以為事情終於要告一段落的時候……

停留在高空上的寧封偏過頭,看向了一個方向。

眼眸中滿是冷漠,似乎正在凝視著什麼。

接著,他對著無人存在的虛空澹澹開口:

“滾。”

在聲音落下的下一瞬,一道璀璨的魔能光柱從天空之城中猛然衝出!

瞬息射向了高空之上!

卡察。

巨大的破碎聲從

什麼!?

不等傳奇們震撼於那股瞬息而至的可怕力量,他們就聽見了一聲痛苦的嘶吼。

“吼!

是巨龍的嘶吼!

有血,從天空墜落。

一道龐大的猙獰身體,直直地從天空快速墜落!

是巨龍!

“你們,終於還是忍不住了。”

無視被推出來提死而受到重創的巨龍,他望著天空露出的巨大空洞,澹澹地說道:

“許久不見了……”

“聖者們。”+ 加入書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