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狼拿著手機這一戳,不僅瑤光山人等人看了過來,就連對麵的那幾個漂浮在半空中,看著逼格很高的老者,也頻頻朝他看來。

怎麼說呢,就……好像明明是玄學的片場,卻突然主打起了科技的產品?

在搭配上葉天狼那張略帶猥瑣氣質的老臉,確實是有些破壞片場氣氛的既視感。

饒是厚臉皮如葉蓁,此刻麵對眾人複雜到一言難儘的眼光,也略覺得有些不大自在。

但她旁邊的老院長,卻全然冇有這份自覺,反而還下意識挺直了腰桿,那雞爪子一樣的手指頭,戳螢幕的時候,越發得意了。

葉蓁: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

就在這時,就見葉天狼戳手機螢幕的動作一頓,然後洋洋得意的瞟了葉蓁一眼。

葉蓁:“……”瞧把這老頭兒得意的。

“看看。”葉天狼挺直了腰桿,拿著手機在葉蓁眼前晃了晃,還生怕葉蓁看不到似乎的,用力的戳了戳他的手機螢幕:“這兒。”

葉蓁微微後退了一步,實在是這也老頭兒太過得意,想要炫耀的心思太過明顯,都快將他那能亮瞎人雙眼的手機螢幕,杵到她的眼前了。

等適應了光線之後,葉蓁定睛一看,老頭的手機螢幕上,赫然是一則多年前的社會新聞——某某某地區第一傢俬人福利院…….

葉蓁冇顧得上去細看多年前明顯不夠吸人眼球的新聞標題,她的視線一下子就被底下一張略有些模糊的配圖給吸引住了。

“這是老院長?”林琳湊過來,盯著照片中間的人看了一會兒,又抬頭遲疑的看了一眼一旁的葉天狼,心裡嘀咕道,怎麼二十年前的老院長看著比現在還要更蒼老一些呢?

葉天狼冇搭話,隻下意識挺直了腰桿,故作矜持(得意)的捋了捋他那亂糟糟的鬍子。

孤兒院成立的時候,葉蓁還冇有出生,她這也是頭一回看到當年剛剛纔離開華都山的老院長,是蒼老了一些。

而且……精氣神還不怎麼好的樣子。

“看這裡。”見葉蓁有些疑惑的樣子,葉天狼又戳了下手機螢幕,放大那張照片後,點了點照片的某個角落。

這張昔日的舊照片,其實是張大合影。

站在中間的,除了葉天狼之外,就是當地各級政府的領導了,而附近的角落裡部分工作人員和前來看熱鬨的街坊鄰居們,不巧就入了鏡。

在一眾笑眯眯的老頭老太太中間,確實有一個不起眼的老頭兒。

那老頭兒側身背對著鏡頭,隻露出了小半張臉,和周圍的人一起,笑眯眯的看著那邊正在合影的人群。

但葉蓁眯著眼仔細看了半天,也無法確認照片裡的老頭兒究竟是不是對麵站在中間的那位老者。

但看老院長抬頭挺胸自信滿滿的樣子,卻是十分的篤定。

“咦,你們不覺得這人有點眼熟嗎?”悄咪咪湊過來的蘇言同學,指著照片中的一個人,回頭對眾人道。

葉蓁順著他的指向看過去,頓時瞳孔一縮,然後猛地抬頭看向對麵正在艱難渡劫的葉薇。

照片上的男人,眉眼間赫然和葉薇有幾分相似。

所以,早在天狼孤兒院成立的時候,就已經被人盯上了?

就在這時,“轟隆”一聲。

葉薇最後一道雷劫終於落下。

聲勢浩大,逼得那幾個老者都後退了一步,卻越發眼露精光的看著她。

葉蓁卻已經收回視線,轉身對眾人淡淡道:“走吧。”

走?

這時候離開?

眾人都愣住了,且不說對麵的老者和高院長等人會不會讓他們在這個時候離開,就說眼前吧,葉薇渡劫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他們真的要離開嗎?

眾人紛紛不解,甚至是不讚同的看向葉蓁,隻有蕭雲埕若有所思。

“葉蓁,這是個好機會…….”瑤光山人看了對麵被雷劫逼退的幾人一眼,隱晦的提醒她。

有雷劫在,他們或許可以藉助雷劫之威,一起出手,或可滅殺了某些潛在的威脅!

但葉蓁卻搖了搖頭,“趙教授,聚眾鬥毆是犯法的。”

明明是帶著幾分戲謔的開玩笑一般的口吻,但眾人卻從中聽出了幾分認真。

“走吧,咱們該回去了。”葉蓁回頭用力握住了蕭雲埕的手,笑了笑。

“可是……”瑤光山人還要再說什麼,卻被一旁的趙教授給阻止了。

“真就這麼走了啊?”蘇言撓了撓亂糟糟的頭髮,問葉蓁。

葉蓁笑了笑,“不然呢?”留在這裡和對方打一架,然後再趁機要了他們的命?

且不說聚眾鬥毆和殺人都是犯法的,就說對麵的那些人吧,他們身後牽扯了太多的人和勢力,有些早已經融入到了普通人生活所需的各行各業之中。

就算殺了他們又怎麼樣呢?他們背後的勢力,依舊還是會躲在普通人身後控製著整個世界,享受著整個世界。

這不是葉蓁想要的。

這也不是江湖恩怨,可以一劍快意恩仇。

殺人是解決不了問題的,隻有連根拔出那些勢力,這個世界纔會真正開始獨立,而不是被極少數的人所圈養。

更重要的是,若是略過相關執法機關,一言不發就仗著自己的修為和能力殺人,對他人除之而後快。

那麼,她和那些想要主宰這個世界的人,又有什麼區彆呢?

這終究會是個普通人的世界。

一切,都應該回到它正常的軌道上。

葉蓁握著蕭雲埕的手,迎著朝陽,大步朝山外走去,心中卻從未有一刻,如此清晰,而堅定。

……

那天從華都山深處的無人禁區離開後,葉蓁就回到了燕城的孤兒院。

她整天和孤兒院的孩子們待在一起,甚少出門,或是輔導孩子們的功課,或是偶爾獨自讀書,又或者陪孩子們一起做做收工,掙點零花錢。

隻間或出門一趟,去蜂鳴山那塊看看和富婆姐姐一起合作開發的藥材基地。

看上去,一切如常。

隻蕭雲埕看向她的目光,越來越擔憂。

他在小姑孃的身上,已經感受不到任何的靈力波動,這讓蕭雲埕心中擔憂的同時,不免對這個世界有了一絲遷怒。

葉蓁卻絲毫不介意,反而心大的對他說:“雖然現在的我暫時無法運用靈力了,但無論是這個世界的靈力也好,還是我之前學過的那些知識也罷,他們始終都在。”

就算無法使用法術,也無法運用靈力,但她依舊可以用普通人的智慧,結合自己過去的經驗,去創造一些東西。

這個世界需要迴歸正途,科學也永遠都是第一生產力。

葉蓁笑著揚了揚手裡的一本有關藥劑學的書。

蕭雲埕修長有力骨節分明的手,忽的從斜裡伸出,拿走她手裡的書,偏頭問她:“那玄學院那邊呢?你……不準備去了嗎?”

“不去了。”葉蓁搖了搖頭,神色很平靜,也很認真:“玄學院屹立千年不倒,也是時候做出些改變了…….”

當然,這件事上頭已經謀劃了好些年,隻是礙於玄學界勢大,掣肘太多,這才遲遲無法推行。

如今,倒是個好機會。

葉蓁直接拿出手機,UU看書 kanshu.com點開一個秘密郵箱,將周處長這些天發給她的資料拿給蕭雲埕開。

蕭雲埕冇看。

這人間如何,他不在意。他隻在意他的小姑娘…….

“可葉小五還在華都山。”蕭雲埕突然說道。

華都山深處的大陣,因為高啟明等人暗中做了手腳,以至於小五被困其中,以後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回來?

故而這些天,所有人都在儘力避免在葉蓁麵前提到葉小五,葉蓁自己也彷彿忘記了那個孩子一般。

如今蕭雲埕突然提到,葉蓁怔了一下,隨即抬頭看向遠方,似乎隔著虛空,正在凝視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