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還真是他。”美婦人口中發出一聲驚咦,她認出周銘天的相貌。

美婦人拿出手機,撥打一個電話。

“你好!這裡是東江城治安管理分局,請問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片刻,美婦人的手機上傳出甜美的少女聲。

“我發現一名俠將。”美婦人直接開口道。

電話另一頭,很明顯頓一會兒,這才傳出略帶緊觸的聲音。

“能否告知那名俠將具體位置,還是對方長什麼樣子,年齡大概是多少,身穿什麼衣服……”

“好的,我們這邊已經派人出去了,請留下你的姓名……”

講訴大概七分鐘,美婦人這才把電話掛掉,她再次看了一眼周銘天,這才拉著小女孩融入街道上的人群。

一名年輕乾練女子帶著七八名同事,匆匆忙忙從東江城治安管理分局走了出來,坐上停在一旁車輛,火速趕往東江美食大道。

“國防部是乾什麼吃的?俠將來到東江城都不知道?”那名年輕女子一邊開著車一邊抱怨道。

……………………………………………………

東江美食大道。

“老闆,再來二十串。”

周銘天放下一根長竹簽,舔了舔嘴角。

“好嘞!”一名中年男子應了一聲。

燒烤攤老闆四十出頭,一米七左右,身體微胖,衣服寬大。

“小兄弟,桂花酒搭配烤肉一起吃,那才叫絕配,要不要來點?”燒烤攤老闆建議道。

“不了。”周銘天果斷搖了搖頭。

“那好吧!”燒烤攤老闆有些失望,但還是點了點頭。

“小兄弟你的二十串烤肉。”

十分鐘左右,燒烤攤老闆拿著二十串剛烤好的羊肉串。

“謝謝老闆!”

接過烤肉,周銘天說了一聲謝謝。

燒烤攤老闆擺了擺手,見周銘天冇有再點其它東西的意思,於是就去招呼其他幾桌客人了。

又過了五分鐘,三輛警車從街頭處快速行駛過來,聽到動靜,正在吃著烤串顧客們好奇看了過去。

燒烤攤老闆皺眉望去,一下子出動三輛警車,難道這附近有大案子發生?

“唰!唰!唰!”

三輛警車快速行駛到燒烤攤附近停下來,車門打開八名佩劍警員衝了下來。

二話不說,以極快速度把周銘天包圍了起來。

這時候周銘天才狐疑抬起看向來人,站著他正前方是一名年輕女子和一名少年。

年輕女子一頭直髮在陽光照射下散發出耀眼的光芒,修長的大腿穿著一條黑色褲子,搭配上身的勁裝,顯出身材的完美絕倫。

少年一襲白衣,不濃不淡的劍眉下,狹長的眼眸似潺潺春水,鼻若懸膽,似黛青色的遠山般挺直,薄薄得唇顏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更顯得少年風流無拘。

“跟我們走一趟吧!”勁裝女子用命令口吻說道。

“跟你們走?我犯了什麼罪?”周銘天放下剛吃完的竹簽,挑眉反問。

“你廢話什麼,跟我們走便是。”

那名白衣少年看上去風流無拘,但說話語氣卻是極橫。

“有好市民舉報,你身份有問題,跟我們回去覈實一下。”

說完,勁裝女子單手放在劍柄之上,若對方有任何反抗舉止,必然長劍出鞘,血濺三尺。

眼前很有可能是一名奸細,也不知道對方收集多少關於東國的情報,要是讓對方逃離,這可是會危害到整個東國。

東國原本就比其它兩個實力弱,在加上情報泄露,那覆滅可能也不是冇有,所以這件事情必須認真對待。

周銘天靜靜沉默好幾秒,衡量再三,還是覺得自己身份不宜暴露在大眾麵前。

“好!”周銘天點頭說道。

這也讓勁裝女子長鬆了一口氣,同時也冇有放鬆警惕之心,左手還是放在劍柄之上。

誰知道此人會不會假裝同意,趁他們不防備之際,突然發難,隨之逃走,以往也不是冇有。

“等等……他還冇有付賬呢?”

“小白!付錢。”

“姐,憑什麼他吃飯我買單?”

周銘天翻了翻白眼,空間戒指一閃,幾枚東國金幣落到桌麵上。

周銘天這一舉動,深深吸引不少人,UU看書 www.shu.com當然吸引他們不是那幾枚金幣,而是周銘天手指上戴著的空間戒指。

“空間戒指?”勁裝女子下意識說道。

空間戒指可是非常非常非常稀有的東西,哪怕高高在上十大長老也未必擁有空間戒指,此人身份不簡單呀!

按道理,南國也不會派出如此高身份俠將過來。

白衣少年貪婪盯著周銘天手指空間戒指。

“姐!我想要……”白衣少年雙眼冒著綠光說道,但話語隻說了一半,忽然周圍溫度極速下降。

白衣少年有種錯覺,若是他把剩下的話語說完,這股冰冷氣息很可能要他的命。

“錚!”

長劍出鞘的聲音清脆悅耳,猶如古箏乍響,動人心魄。

“把戒指交出來。”

勁裝女子劍尖指著周銘天喉嚨冷冷說道。

她不是把空間戒指占為己有,她是想把空間戒指上交上層,換得一次晉升職位的機會。

她還是有自知之明,寶物雖好,但有能力擁有才行,不然自己怎麼死的也不知道。

這邊動靜很快引起周圍人群騷動。

周銘天看了看騷亂人群,眉頭皺得更緊了。

“你確實?”周銘天先收起身上散發的氣息,語氣平靜看著勁裝女子問道。

“交出來!”

勁裝女子之所以敢用劍指著周銘天,很大原因這裡是她的地盤,量對方實力再強,也不敢在東江城裡動手。

果然青衣少年緩緩把戒指摘了下,隨之扔了向過來,途中被白衣少年一手抓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