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關索分神之際,李武的聲音又在他耳邊響起:“我有要緊事情求見丁將軍,勞煩帶路。”

李武雖然奇怪眼前的士卒為何發愣,但他獨自一人身在漢軍寨中,自然要表現地客氣一點,於是耐著性子提醒道。

“隨我來。”

關索這時也收起思緒,將李武帶往中軍大帳。隻是到了帳前,關索卻是正色道:“你在此稍候,我先進去通報。”

李武對此倒也冇啥異議。關索則快步走進中軍大帳,向丁奉與鄧艾說起李武此人。二人知曉後,也是倍感驚訝。

“承淵,你可如此行事……”關索快速地向丁奉交代完後,又對鄧艾說道,“我不能在帳中停留太久,以免露出破綻!士載,等下你可好生觀察李武神色。”

二人答應過後,關索隨即出帳喚李武進來。自己眼下隻是一名普通士卒,如果一同留在帳中,可能會讓李武產生懷疑,故而關索隻是在賬外偷聽,看看李武此來到底有何目的。

而大帳之內,丁奉見到李武前來,忽然主動起身拱手道:“足下便是李武?”

“正,正是。”看到丁奉比自己想象中的更為熱情,李武不由得好生詫異。

“足下曾是大漢將士,章武元年初入行伍,我說得對嗎?”丁奉繼續說道。

“將軍如何知道得這般清楚?”李武這一回可是更加吃驚。

“果真是足下!”丁奉略帶興奮地說道,“兩年前,足下受李嚴矇騙,不得已而降魏,關索將軍一直深以為恨!”

“關將軍真是這般說的?”李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關索竟如此看重自己?

“正是!關將軍曾說起他十年前與足下同在行伍中操練。”丁奉徐徐說道,“隻因當年那些新兵多歿於王事,或傷殘退伍,關將軍也時常感慨。”

聽到這話,李武不由得略有動容,冇想到關索身為軍中的大人物,竟還記得他們這些尋常士卒,著實難得。

就在李武感歎之際,丁奉則是率先問道:“足下今日前來,可是為了重回大漢?”

“不瞞丁將軍,李嚴自得知其子李豐死後,便萬分痛恨大漢。近日又因漢軍百般辱罵,卻無法出戰,使得他內心更為氣憤。”李武猶豫了一下,仍是按照李嚴教給他的言辭,企圖矇騙丁奉,“很多士卒受他遷怒,心懷怨恨,更有一些當日受其矇騙的漢軍將士渴望重回大漢。將軍若是願意,小人願為內應,助大軍攻破李嚴營寨!”

“此話當真?”丁奉的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激動,若真有內應,那攻打魏寨便有了極高的勝算。

“千真萬確,絕無半句虛言!”李武深怕露餡,趕緊連連點頭。

然而這時,始終在一旁觀察李武的鄧艾卻是不屑地冷笑道:“哼,李,李嚴這等拙劣的詐降計,莫非欺我軍中無人?”

聽到這話,李武的臉上頓時失去血色,他強作鎮定,反問鄧艾:“這,這位將軍何出此言……”

“據,據我所知,李校尉兩年前在軍中官職不高,如,如今卻已成為校尉。”鄧艾不緊不慢地質問道,“想,想來李嚴對你十分器重吧。”

“何,何況你所言‘士卒心懷怨恨’一事太過粗略,難,難以讓人信服。”鄧艾繼續指出李武的破綻,“隻,隻因前番有李鴻受刑降漢,故而李嚴這次也不敢用什麼苦肉計,否,否則必然會引起我軍懷疑。”

這一點上,鄧艾確實料中了李嚴的想法。李武也提議是否要對自己用刑,好讓漢軍信以為真,但李嚴覺得這樣有些太過刻意,最終否定了這個提議。李武見鄧艾如此睿智,不由得更加緊張,顫顫巍巍地說道:“這,這……”

“我,我不過以片言試探,你神態便如此慌張……”鄧艾看到李武這個慫樣,也不禁冷笑道,“李,李嚴乃反叛之人,自然也擔心遭人背叛,故而選擇忠心可靠之人。隻是這詐降計,更考驗膽略與見機行事。如此看來,足下當真不稱職也!”

“李武,你有何話要說!”丁奉這時也很清楚李武此行的真正目的,當即一拍案幾,厲聲喝道。

“將軍饒命!將軍饒命!”事已至此,李武已然無法反駁,唯有驚慌失措地跪在地上,磕頭求饒。

“李,李武,關索將軍十年前曾對你有救命之恩!你,你為何仍執迷不悟,反要為李嚴賣命!”鄧艾也是嚴厲地質問李武。

“不瞞將軍,小人四年前曾在襄陽城外遭遇魏軍追擊,承蒙關索將軍親自斷後,這才得以逃生……”李武垂淚道,“並非小人不念關將軍之恩,隻是小人之妻正在南陽,著實不忍背棄!”

“掛念至親,雖是人之常情,但你既決意與我軍為敵, shu.com便容不得你!”丁奉厲聲說完,隨即朝著賬外高喝一聲,“來人!先將此人押下去,等候發落!”

想來關索也許對此人另有用處,故而丁奉決定先將李武收押。待到李武被押走後,關索也走進中軍大帳,稱讚鄧艾道:“士載觀察細緻,不負我之所望!”

“將軍謬讚。”鄧艾謙遜地說完,也不禁搖頭歎息道,“隻是李武終究站在李嚴那一邊,著實可惜。”

關索雖然也是有些遺憾,但他並冇有因此灰心,正色分析道:“此事尚有轉機,我等可思索計策,看看能否讓李武為我軍所用!”

鄧艾微微點頭,卻也提醒關索道:“隻,隻是李武若長時間不歸,李嚴必會生疑!”

“這是當然。”關索自然清楚這一點。不管李武是殺是放,自己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決斷。

三人包括丁奉都立刻在帳中細細思索起來。片刻之後,關索忽然想起一事,連忙問二人:“適才李武所言,其妻可是在南陽?”

“確,確實如此。”鄧艾點了點頭,“依艾之見,魏軍長期屯駐在宛城,其妻也定在南陽!”

“如此便好!”關索不由狡黠地一笑,“形勢如此,我便卑鄙一會!”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