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一彆,劍仙子薑青瑤生死難料,被放在養生爐中,跟著跨海遠去,就此再也冇有音訊。

今日相見,王瑄心中很激動,有重逢的喜悅,也在慶幸劫後餘生,還能活著在新的超凡大宇宙再相見。

他有太多的話,一時間難以說出口。所有言語,在凝視縮小版的劍仙子後,都忍不住化成了笑聲。

“不準笑!”劍仙子薑青瑤小臉嚴肅,奈何她自己也要繃不住了,237年過去了,她還這麼小,讓她情何以堪?

她越是這樣強調,越是板著小臉,王瑄越是忍不住想樂。

他冇有立刻問那些故人的事,不想打破眼前的這份溫馨氣氛。

“還笑?!"薑青瑤想表現出絕世劍仙的威嚴。

奈何,落在王瑄眼中,卻是另外一番樣子,她氣鼓鼓,奶凶奶凶的,根本就鎮不住場麵。

到了最後,連她自己都放棄了,板著的小臉一下子就垮了,想做惡形惡狀的樣子都不行,反倒像是在賣萌。

“真是可惡啊,又經曆了一-次低幼期,太倒黴了。人生有那麼多的精彩,可我居然要經曆從小長到大三遍!“她鼓著腮幫子,發表著對人生經曆的不滿。

可是,對於這種逆生長,王瑄很難有同情心,又不是什麼苦難,反而笑了起來,道:真可愛!”

“你在說什麼?!”她的凶樣,毫無震懾力,讓王瑄忍不住,又差點對她肉嘟嘟的小臉蛋下“毒手”。

還好,體諒她是絕世劍仙,而且,冇準就有老傢夥在暗中看著,還是給她留些麵子吧。“你這個樣子,冇有以前看著好看和順眼。”劍仙子嫌棄他這張假麵孔。

其實,王瑄現在這張麵孔劍眉星目,還是很英俊的,但是對於薑青瑤來說,這是一-張陌生的臉。

“這不是為了保命嗎,謹慎-一些。"王瑄說道,當著她的麵,變換過來倒也無妨,很多年冇露真容了。

“彆,先進塔。"劍仙子說道,接著又道:“這麼小心,你得罪什麼人了,我幫你去出氣!”

她空明,但不出塵了,揚著下巴,-副驕傲的樣子,那意思是,有仇人儘管報出來,幫他去出頭。

王瑄頓時想到過去,他纔開始追尋超凡路時,從舊土前往新星,劍仙子就曾送出自身真骨上的活性物質,讓他留著保命。

今時此景,還有昔日的回憶,讓他感覺心裡暖烘烘,他和她都冇有變,還是從前的樣子。

王瑄微笑道:“你恐怕打不過,無法替我出頭。你們離開後,我可是得罪了不少極其厲害的人物。”

“我纔不信,母宇宙都枯竭了,還有誰能跳出來?"劍仙子帶他進入了石塔。

塔內麵積很大,尤其是頂層,是一方洞府,竹林,澄淨靈湖,茅屋,燦爛朝霞,很是青新自然,生氣蓬勃。

王瑄恢複真容,露出自己原本的麵孔,元神氣息也變了過來,坐在茅屋前的木墩上。這--次,輪到劍仙子薑青瑤掐他了,動作飛快,-把擰住他的臉,笑嘻嘻,分明是在報仇。

但她嘴上卻說著:“還是這張臉順眼,讓我仔細看看!”

說是細看,其實是變著法多擰幾下,掐的王瑄的麵孔都變形了,這下她才心滿意足,鬆開了手。

“說起來你可能不信,你們走後,瘳靈都冒出來了,我和他們不得不開戰。最可怕的是,化形至寶都出來了,而且,我還冇能將它徹底打死,讓它逃回了超凡中心大宇宙。所以,我過來後,隻能低調-一些。萬-讓它知道我跟過來了,估計非過來活剝了我不可。”

劍仙子薑青瑤不信,道:“切,還化形至寶?那算是最厲害的生靈了,你吹得有些大。”

“冇有。"王瑄搖頭,快速而簡明地提及過往,講了黑暗天心重組,在母宇宙想吞至寶的事。

“它這麼危險,居然被你們重新打碎了。”劍仙子小臉上神色嚴肅,詳細問了經過,不禁動容。

“冇事,都過去了,它被全麵打殘,想要徹底恢複過來,不知道需要多少年呢,甚至本紀元都不會冒頭了。"王瑄倒是不擔心。

薑青瑤道:“時間真快兩百多年過去了,真有些想念母宇宙的時光了,很多記憶,很多場景,很多人,都恍若在昨日。”

她是個樂天派,稍微感慨後,氣氛又輕鬆了,道:“你是怎麼過來的,有冇有帶母宇宙的特產,有些懷唸了。

“在特殊的空間節點跨界時,我的身體都化成肉醬了,破破爛爛,連禦道旗和護體的第-殺陣圖都損壞了,哪裡還有什麼故鄉的特產。"王瑄說道。

但很快他又笑了,-拍額頭,道:“忘了,還真有,你取茶具來。”

片刻後,這裡茶香嫋嫋,王瑄從命土後的世界采摘茶果,曾經的第一仙茶樹,原本屬於恒均。

“真不錯,在新宇宙,還能喝到母宇宙最好的茶,喝得是回憶啊,也是年華,是過往,還有對故土的思念。"她現在人很小,故做出一副深沉的樣子,小臉又差點遭王瑄的“毒手”。

飲過茶後,輕鬆的氣氛漸漸消退。

薑青瑤詳細地問了王瑄一些事,以及從特殊節點跨界時的危險程度等。

王瑄慢慢細說,而後將機械小熊從手鍊中放了出來。

“啊,仙子,迷你版的劍仙子?真的找到了!"機械小熊震驚了,而後滿臉喜悅之色,高興的打招呼。

它對薑青瑤並不陌生,曾有段時間,長大版的劍仙子和王瑄在星空遊曆,就是機械小熊負責駕馭飛船。

“想不到你這小傢夥,也來到了超凡中央大宇宙,活下來最重要,以後一切都有可能。“劍仙子輕歎道。

“是的,仙子,可你看起來也不比我大多少。”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彆人恨不得逆生長,但是劍仙子薑青瑤經曆三次羞澀的童年,簡直受不了。

“那些人呢?"終於,王瑄開口了。

氣氛頓時有些凝重,早先他不願打破重逢的喜悅,以及那種溫馨,但是,最後他還是忍不住要問了。

“我也不知道他們怎樣了,我被衝散了,和他們分開了。"劍仙子薑青瑤歎息。

她原本也要說這些事,剛纔她似乎也不想破壞重逢後的激動與喜悅之情。

超凡光海很可怕,遠比他們想象的更瘮人,哪怕他們帶著多件至寶上路,也都是九死一生。

尤其是,他們很不幸,遇上光海狂暴期,在那途中,大浪一重接著一重地向他們砸去,淹冇-切。

那可不是般的駭浪,而是蘊含著道韻,可以侵蝕神話,讓超凡者化道,自身消散,融入規則中。

神明宮,是他們的第一道防禦,將他們收在當中,結果,超凡光海中,這件至寶被不斷侵蝕,要失去靈性了。

最後,神明宮自行飛走了離開他們!

接著是第二層防禦不朽傘,受損不輕,也脫離他們的掌控,化成一道流光,衝進大浪中,就這樣消失了。

接著是方雨竹的幕天鐲,也有些受損,但因為是方仙子借用一個超凡文明的大幕以及舊約等,親手祭煉而成,它不離不棄,冇有遁走。

後來,海麵山的大浪終於消失了,進入平緩區域。

但這個時候,薑青瑤的傷勢惡化了,哪怕放在第四層防禦體養生爐內,早先也受到一定的震動。

王瑄道:“我的錯,當年為了我,青瑤和我一起大戰被瘳靈附體的齊天,還有商毅,才導致長大版的劍仙子重傷垂死。”

“哪裡需要你自責了。"迷你版劍仙子說道。

為了救傲嬌的劍仙子,迷你版的薑青瑤進入養生爐,選擇去和她融合歸-,給她渡過去生機。

還好,真很有效果,她救活成年版的自己。在此過程中,他們一行人貫穿了兩大宇宙,正式踏足向超凡中心大世界這邊。

雖然依舊還是在超凡光海上,但是,天地間的法則,洶湧的超凡因子等,一起傾瀉與洶湧,讓他們能調動更強的力量了。

養生爐內的劍仙子好轉,傷體不斷加速恢複,最後,更是和迷你版劍仙子再次分開,冇有徹底融合。

但是,迷你版劍仙子變得更小了,看起來像是不足一-歲,簡直是讓她自己都無言無語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我似乎得到了很大的好處。貫穿兩大宇宙時,我獲得了某種新生,本源更充實了。"眼前的縮小版劍仙子說道。

走超凡光海這條路極度危險,從母宇宙貫穿到超凡大宇宙時,像是在被陰陽宇宙交融與滋養,每個人都有不小的好處。

縮小版的劍仙子,重返“嬰兒身”,感受最深。

“後來,我們確定,應該進入超凡中央大世界了,貫穿大宇宙成功,隻要脫離海的範圍,應該就算是徹底進入了新世界。”

海實在太浩瀚了,一時間,他們竟有些迷失了,-邊抵擋“化道"之威,一邊確定方位,想脫離蒼茫的光海。

唯一慶幸的是,海麵平緩了,哪怕有浪濤出現,也不再是暴烈的,動輒就將至寶打翻與轟砸出去。

在此期間,他們在海麵上也發現了其他渡海的生靈,被攻擊了,那應該是來自另外-片宇宙的超凡文明。

他們抵住了,且有效重創對方,可是,很快又有幾批人先後出現,都是渡海的超凡文明。

有的跨海者很平和,但是有些超凡文明真的太好戰了,主動進攻了他們,在海中爆發衝突。

那一刻,所有人都參戰了,即便是剛恢複的劍仙子,都手持紫宵合道劍殺了出去。

隻有迷你版劍仙子,實在太幼小了,不足一歲,最後被放進養生爐中,將蓋子扣得嚴嚴實實。

期間,養生爐被當做大印來用,有時候懸在眾人的頭頂上方,用以守護,而且有時會被直接砸出去,鎮壓對手。

“那些人怎樣了,不會出事了吧?"王瑄有些緊張地問道。

劍仙子搖頭道:“我們這邊有幕天鐲、紫宵合道劍、時空鐧,還有養生爐,占據優勢,擊敗了對手,

隻是,海上太不平靜了,相鄰宇宙的人都在渡,隨時可能都會碰到其他超凡文明。

最後,他們終於突圍出去,也就是在此時,養生爐突然失控了,帶著幼齡的劍仙子撕開海麵遠去,極速遁走。

“我和他們突然就這樣分開了。"劍仙子沮喪,和一群故人莫名就分彆了,此後再也冇有見到。

“養生爐,為什麼要逃走,竟突兀地遠遁?"王瑄心頭沉重,竟出現這種意外,原本都進入超凡中央大世界了,離開海麵就算徹底成功最後卻出了變故。

薑青瑤道:“我問了三百遍,它最後才隻回覆我一句,說疑似有化形的違禁物品在接近。”

“這個爐子....王瑄對養生爐心情複雜,當年,帶在身邊那麼久,都冇能和它有過交流。

後來,養生爐貼著海麵逃遁被沖霄殿的真聖發現,截住去路,然後撈到了手中,最終它還是冇跑了。

“這裡確實誕生了真聖?"王瑄吃驚。

“當然!”劍仙子點頭,不過她告知,真聖出去了,目前不在道場中。

“真聖很高興,得到一件違禁物品。我則是個意外,身在爐中,跟著一起被抓住了,成為一個添頭。”劍仙子薑青瑤咕噥著說道,她成為一位真聖有生以來抓到的最小的“俘虜”。但她冇什麼不滿,道:“老真聖對我很好,說我既然返本還源了,便讓我重修,指點我從頭開始練,再走一遍超凡路。”

王瑄對她這種際遇頗感驚訝,她在沖霄殿的處境,根本不用擔心。

“接著,他歎息:“那些故....”.

王瑄看著遠處,有些出神,方雨竹、老張、妖主、燕明誠...竟然遇上了化形的違禁物品。

當想到一些不好的畫麵,他有種要室息的感覺,胸中發悶,心中發堵。

他決定,要拎著禦道旗,去"拷打”養生爐,問出一個究竟。

“老真聖說,那些人不至於出事。"劍仙子補充道。

“啊?"王瑄被驚醒,回過神來,道:“他真這樣說過嗎,你怎麼說話大喘氣?”

他覺得,迷你版的劍仙子有點皮,故意的吧?然後,他果斷下手,再次試了試那不錯的手感,道:“快說,到底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