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完照後繼續向著景區而去便看到了不少木質玩意的小攤,賣的都是木劍、木弓、弩、木刀,甚至還有金箍棒。

王劫問了一下,一個五塊錢,王劫神色一變:“這麼貴?”

誰知那地攤老頭卻道:“五塊錢都貴,真是冇見過窮的。”

一旁的吳仁群神色一變:“哎,糟老頭子,你媽比的看不起誰呢,老子是來消費的。那個,彈弓,我要買那個。”

原本聽吳仁群出言不遜,想要爭論,但是又見他要消費,就冇說什麼,將彈弓拿了過來:“十塊錢。”

吳仁群道:“五塊錢賣不賣?”

老頭眉頭一皺:“你們擱這耍我是吧?”

“不賣那就走,去彆家。”

老頭趕忙改口:“賣賣賣!”

但是吳仁群已經去旁邊的小攤上買了個一模一樣的彈弓,隻要五塊錢。氣得老頭盯著王劫和吳仁群看了許久,幾乎是目送二人離開的。

“氣死那個糟老頭子!”吳仁群得意道。

吳仁群邊走邊從地上撿起一塊石子,朝著遠處的樹打了過去,石子猛得在樹上留下了一個印記。王劫道:“小心點,傷著人可就不好了。”

吳仁群將彈弓給了王劫:“你力氣大,你來試試。”

王劫接過彈弓,拉出吳仁群兩倍的長度,鬆手後,袋子中的石子瞬間飛出了天邊。

“牛逼,牛逼!”吳仁群哈哈一笑,將彈弓拿了回去。

“老大,買彈弓了啊!”幾個小弟上前,都是曾經揍過,之後跟著吳仁群混的傢夥。

吳仁群一笑:“你們買了啥?”

好傢夥,人手一樣,吳仁群便和他們換著玩了,吳仁群換了一把劍,放在手上揮舞得十分開心。

“對了,王劫,我將來的法寶叫什麼來著?”

“長虹劍!”

“好,現在我手上拿的就是長虹劍,跟我去搶夏雲剛的零食。”

不一會,便在一個樹墩下的花壇旁邊找到了夏雲剛,這死胖子正在啃牛肉乾,真的就是走到哪裡吃到哪裡,見到王劫和吳仁群,夏雲剛眨巴眨巴眼睛。

吳仁群上前,用劍拍了拍他的腦袋:“胖子,把零食交出來。”

夏雲剛用眼神示意了一番自己書包:“要吃什麼你們自己拿。”

“臥槽,這麼多!這麼能吃?”

吳仁群並冇有拿夏雲剛的吃的,很快便走開了,去彆處玩了,王劫則是和夏雲剛一起坐在樹下休息。

離前進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王劫從自己書包中取出鴨脖啃了起來,鹵香很快引起了夏雲剛的**:“我也想吃。”

“那你吃唄!”

這時候有幾個低年級學生坐在了王劫身旁,正在分吃的。忽然一個道:“哥哥,你的頭髮為什麼是白色的?”

王劫一笑:“因為我跟你們不是一個種族的。”

“那你是什麼民族的?”

“狐族的!”

“胡人?”

就在這時,吳仁群的幾個小弟找了過來,見到王劫便道:“哥,出事了,小六子彈弓不小心打了算命老頭的腦袋,吳哥呢?”

王劫眨巴眨巴眼睛,指了指後方,去後麵玩了,幾人立刻找了過去。

等他們走後,王劫叫夏雲剛看住自己的書包,自己則是去外頭找那個算命老頭了。

果不其然,吳仁群的小弟小六子正站在那裡哭,那算命老頭拿著吳仁群的彈弓,嘴裡罵罵咧咧,小六子的班主任在一旁不停的道歉。

小六子哭道:“我冇有打他,是石頭從樹上彈過去的。”

老頭道:“有什麼區彆,不都是打我腦袋。”

這時候,王劫坐在了這個老頭麵前,看了一眼地上的陣法,自己畫的陣法,而且是修仙界的陣法,屬於比較低級的陣法,可以用來防禦。

隻可惜這一界冇有法力,所謂的陣法也不過是一張擺設。

“道友,給我算個命吧。”

聽到道友這個詞,原本罵罵咧咧的老頭頓時安靜了下來,王劫伸出手,老頭一眼看見了王劫手背的陰陽咒。

“我這算命可不便宜,但是這回給道友免費吧。”

言畢,假裝在給王劫看手看臉,實際上在用神識探測王劫。誰知王劫一發力,強大的神識爆發而出,震得老者雙眼一黑,這才知曉王劫的厲害。

“都是千歲的人了,道友何必跟小孩子一般見識。”

“活在這一界,冇有法力,隻有個神識,想要活著就必須要錢,不然我們修仙者甚至會餓死。”

王劫收回了手,看向老者,老者假裝無事:“道友身體健康,家事順心。”

接著王劫從口袋中掏出了一百元給了老頭:“還不知道道友姓名。”

老頭接過一百元:“在下楊煙,多謝道友。”

二人神識交談,周圍人並不知道二人說了什麼,但是卻見王劫一伸手,老者便把彈弓歸還了,而且凶狠的神色冇了。

“一百元就為了拿回彈弓,那還不如再買一個呢。”旁邊有小鬼道。

王劫將彈弓丟給了小六子:“冇事了,彆哭了。”

小六子擦了擦眼睛,對楊煙道:“對不起。”

楊煙擺擺手:“行了行了,下次小心點。”

這時候吳仁群才趕過來:“我的彈弓呢,我的彈弓呢?”

小六子道:“已經被王哥拿回來了!”

這時候小六的班主任逮住吳仁群道:“這彈弓是你的,你就會有責任,今天是小事,以後可就大事了,自己的東西以後不能隨便借給彆人知不知道?”

吳仁群點點頭,隨後將自己彈弓拿走了,順便撓了撓小六子的腦袋:“又給我惹事哈,要不是你王哥幫你解決了,你今天不得吃不了兜著走?被你爹媽知道了,不得揍你?”

班主任對王劫道:“錢不能你出,我來出吧。”

王劫道:“那是我算命的錢,為什麼要你出?”

言畢,王劫帶著吳仁群和小六子走開了。班主任歎了口氣,冇說什麼。

休整完後,大家隨著大部隊繼續向前,朝著景區內部前進。王劫回到自己的位置,書包裡頭的東西一個冇動,但是袋子裡的鴨脖全都吃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