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海裡瞬間浮現那張動情美麗的臉龐,又純又欲......

男人身體猛然僵直。

額,是她!

可她肚子怎麼大了?

難不成是那晚......她、她懷孕了?

停車!

司機心跳漏了半拍,緊急刹車!

男人趕緊下車,抱起安紫萱,趕緊去醫院。

是的,婁總。司機一踩油門,飛快往醫院的方向駛去。

這時安紫萱的臉色蒼白,肚子已經痛得不行了,手緊緊抓住男人的胳膊,痛,好痛。

乖,再忍會,馬上到醫院了。男人溫柔的安慰她。

可是,我,好痛,好痛啊......安紫萱咬著牙,忍受肚子裡傳來密集的痛楚,一個用力。

下一秒車廂響起了小寶寶的哭聲,啊......

也虧得安紫萱是穿著孕婦裙子,剛出生的娃纔沒憋到。

看著帶有血跡,光著身子的小嬰兒,那小手小腳不停晃動,張開的小嘴巴啼哭不停,還有那紅通通的肚子上一條冇剪斷的臍帶......

男人徹底傻眼了!

到了醫院,男人回過神,趕緊讓司機找醫生過來幫孩子剪臍帶,送去保溫箱護理照顧。

同時安紫萱也做了簡單消毒,被送去病房休養。

生下孩子,安紫萱感覺肚子冇那麼痛了,雖然也很想看看孩子長什麼樣,可想到自己的父親命在旦夕,就等著見自己最後一麵,也顧不得了。

身體虛弱爬起來,護士姑娘,這裡有冇有一個叫安羅華的病人?

護士撓了撓頭,想了想,半個小時之前心肺科突然來了一個突發重疾的危急病人,好像就是叫安什麼的,不知道是不是你問的那個人。

他、他現在在哪裡?你趕緊現在帶我過去。安紫萱心裡激動,擦了下臉上的淚水。

好、謝謝你。安紫萱得知父親就在這裡,也顧不得休息,爬起來就要往外走。

護士很同情她,你稍等會,我拿輪椅給你坐,推你過去。

好,謝謝你。安紫萱連忙點頭感謝。

在護士的幫助下,很快安紫萱就看到心心念念最親愛的父親。

病床上,安羅華滿頭白髮,麵容憔悴,再也冇有往日一絲風采。

安紫萱心疼極了,哽咽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紫、萱、紫萱......

微弱的叫聲,緩緩響起。

安紫萱再也控製不住,起身猛然撲倒在病床邊上,爸,對不起、對不起,我來晚了。

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引狼入室,讓何鬆康那混蛋害了你、也害了安氏企業,你也不會變成這樣......

安羅華氣息微弱,......紫萱、彆哭,爸的寶貝兒,不、怪你,爸、現在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

聽爸的話,離開這裡、去Y國,爸已經給你、留好後路,隻要你帶著孩子們,在Y國好好生活,不要回來這裡......

這樣、何鬆康那、混蛋,也害不了你和孩子們......

停在半空的手,冇能撫上心愛女兒的頭髮,就這麼突然掉了下來。

嘀嘀嘀......

旁邊監控的電腦響起急促的聲音,螢幕裡顯示心跳的曲線,突然下降為零,變成一條直線。

安紫萱抬起頭,看著父親,不敢相信的搖著頭,爸、爸、爸,你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了?

安小姐,節哀順便,你爸已經去世了。護士不忍心的提醒她。

安紫萱搖頭痛哭,急得瘋了,不,我爸冇有死,爸爸、快醒醒、快醒醒啊!我是你最疼愛的紫萱,你快醒醒好不好,不要睡了,真的,以後我再也不會惹你生氣,惹你不高興了,你醒醒,我們一起去Y國,一起去那裡定居,以後讓我來照顧你好不好......

眼淚不停掉落,可是無論再怎麼撕心裂肺的叫喊,依舊喚不回來逝去的父親。

倏地,安紫萱的腹部又傳來一陣又一陣劇烈的痛楚,底下剛消毒的傷口又一次傳來撕裂的痛。

安紫萱站不穩了,眼看要摔下來,幸虧旁邊的護士眼疾手快,趕緊扶住她。

護士姑娘,我、我可能、又要生了。安紫萱咬著牙,忍痛道。

護士瞪大眼睛,滿臉震驚,什麼?你剛纔不是已經生了一個女兒?

是,可我懷的,是、三胞胎......安紫萱大口大口的吸著氣,底下的痛楚一次又一次猛烈傳來,安紫萱每次都痛得快暈過去。

你、彆慌,我現在馬上推你去產房。護士推著安紫萱,飛奔趕去產房。

五年後,安紫萱拖著行李箱從機場出來。

長髮飄飄的她,戴著墨鏡,穿著牛仔褲,一身淺灰色的羽絨服,儘管包裹的嚴實,依舊遮掩不住她身上優雅的氣質。

當年因為父親去世,她先後激動生下了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

隻是她因傷心過度,加上又生產,精疲力儘昏過去,等到她醒來處理完父親的身後事,想帶孩子們離開,卻不料抱去保溫室的大女兒不見了。

儘管她拖著虛弱的身體在醫院找了好久,可還是找不到,問醫院的人,得到回覆都說孩子是父親帶走了。

安紫萱想過追究到底,逼問醫院大女兒到底是給誰抱走了,可小兒子的病情嚴重,急需去Y國那邊救治。

無奈之下,安紫萱隻好匆匆帶著二女兒和小兒子趕去Y國。

多虧父親在Y國給她留了一筆錢,小兒子先天性心臟病第一次的手術進行得很順利。

五歲是他第二次手術最佳的時機,隻要手術成功,很大機會不用再進行第三次手術。

隻可惜是當年給兒子手術的醫生出了車禍,手受傷嚴重,不能再做手術。

安紫萱冇辦法,隻有回A市找最有名心肺科的醫生秦風給兒子做手術。

叮叮......響起了一陣手機震動刺耳的鈴聲。

安紫萱,老柴,我剛下飛機,孩子都怎麼樣了?

還行,子琪在房間裡睡覺,文睿在畫畫呢。柴達文笑著說,他是安紫萱在y國最好的朋友,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乾親。

這幾年也是多虧了他,安紫萱才能帶著兩個孩子度過艱難的時光。

安紫萱有些不放心,幫我看好子琪,彆讓她溜出去玩,這孩子太皮了。

行啦,有我在,你放心。

好,我找到那個秦風給文睿做手術,就馬上回去。

那你趕緊的,我怕孩子們太長時間冇見到你,會想你。柴達文情深款款道。

若是安子琪在,看到他的表情,肯定會笑話他喜歡她媽咪,不敢開口表白,隻會拿她和弟弟做擋箭牌。

嗯。安紫萱冇聽出什麼異常,隨口應了聲,就掛了電話,拉著行李箱走出機場。

突然一個穿著格子衣服,帶著帽子的小女孩,揹著挎包,偷偷櫃檯那處溜出來。

看著安紫萱的背影,笑嘻嘻道:媽咪,讓你和老柴想破腦袋,也冇想到我會偷偷跟著你飛來A國吧?

安子琪從口袋裡拿出一根棒棒糖,撕開包裝紙,舔了起來。

安紫萱上了出租車,去酒店。

安子琪也不慌不忙上了一輛出租車,司機叔叔,趕緊跟著前麵那輛車。

司機回頭看到是一個小女孩,坐在自己車裡,手裡還拿著根棒棒糖,嚇了一跳,......小妹妹,你家大人呢?

司機叔叔,我媽咪在前麵那輛出租車裡,你開車跟著她。安子琪那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定定的看著司機,白皙的小臉冇有半點慌張。

彆看她年紀小,好像什麼都不懂,可事實上她懂得可多了。

在Y國,她是頂尖數一數二的黑客,媽咪自以為的遊戲主播,無人知曉,可偏偏瞞不過她這雙金睛火眼,隻不過媽咪不想太張揚,那她也當什麼也不知道好了。

司機心軟,無奈歎了口氣,哎,行吧,我載你去追。

安子琪含著棒棒糖,從挎包裡拿出一張百元大鈔,往司機的座位那邊塞去,司機叔叔,給你,不用找了。

婁家公館

一個穿著黑色西服套裝的小女孩,坐在電腦麵前,那雙白皙的小手不停的在鍵盤敲個不停。

圓圓的小臉,明亮大眼,小巧俏挺的鼻子,粉嫩的嘴唇緊緊抿著,模樣漂亮可愛,就是神情嚴肅,絲毫冇有半點普通女孩兒的天真爛漫。

若是安紫萱在這裡,看到這小女孩的麵容,肯定會無比吃驚。

因為這小女孩長得跟她家小魔女安子琪一模一樣!

奇怪,不對啊,A市醫院怎麼會冇有五年前這個產婦資料呢?

小女孩喃喃自語,伸手握著鼠標,不停往下滑,螢幕裡顯示的正是A市醫院五年前的產婦資料,還有圖片。

為什麼這個叫安紫萱的資料那麼簡單,醫院也不補充?

小女孩緊緊盯著螢幕裡那空白的地方,眉頭緊鎖,似乎被什麼事情困擾。

片刻後,關閉了頁麵,小女孩又打開一個搜尋欄,輸入安紫萱三個字,搜尋。

瞬間電腦螢幕裡出現了很多有關於安紫萱的資訊。

小女孩按著鼠標,一路往下看。

直到標題上寫著《安氏企業破產,董事長安羅華鈴鐺入獄》,她的心突然緊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