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間軟刺》 小說介紹

《心間軟刺》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笙歌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心間軟刺的故事。講述了:

《心間軟刺》 第2章 免費試讀

一串優美的鋼琴鈴聲從橋西鎮廣播中流淌而出,預告著今天的課程結束。下一秒,身著藍白色校服的學生從各自教室魚貫而出。

樂優曇紮著簡單的馬尾辮,套著肥大的校服,揹著書包從教室裡狂奔出來,在三三兩兩結伴而行的同學中穿插而過——雖然隻是穿著一雙十幾塊錢的地攤帆布鞋,可硬是跑出了運動會中百米跨欄的氣勢。

她在跟學校隻隔一條街的一家菜店前停下,乖巧地對著店老闆叫了一聲“大叔”。老闆似乎就在等著她,看到她出現就彎腰拿起腳邊的一袋子菜遞給她。

“小曇花,今天賣菜剩下的一些菜葉子,我挑揀了一下,這些都是好的,夠你跟你爸爸吃兩頓了。”

“謝謝大叔!週末我來幫您看店。”

“冇事冇事,快回家去吧。你爸爸還等著你做飯呢。”

“好嘞。那大叔再見。”

樂優曇抱著那袋菜葉,再次朝店老闆鞠躬致謝,然後轉身一溜煙朝家裡跑。

“這孩子也真是不容易。小小年紀又要上學讀書,又要回去做家務。”菜店旁邊的一個擺小吃攤的大嬸如是感慨。

她在這裡擺攤擺了好幾年,以前樂優曇也會在她這裡買點零食解解嘴饞,但自從樂優曇的爸爸受傷癱瘓之後,樂優曇就再也冇買過了。

菜店老闆搖頭,惋惜道:“還不都是窮鬨的。這孩子小的時候,她媽媽得了癌症,家裡給她媽媽治病借了不少錢,最後人還是冇能留得住。不過,那時候她爸爸還能在工地上乾活,所以欠債也不怕,慢慢還總是可以還掉的,日子還算是有奔頭。可誰能想到,她爸爸也出了事。”

橋西鎮地方不大,發生點事情不一會兒就能全鎮皆知,所以樂家的事情他們知道得一清二楚。

小吃攤大嬸想到一件事,說:“不是說他受傷是因為在工地上救了一個大老闆嗎,那個大老闆還給他付了醫藥費。”

“醫藥費是給付了,還給了一筆賠償金,加上他們公司之前給他買了保險,拿到的錢是可觀的。可還了小曇花媽媽治病欠的錢就所剩不多了,加上他傷病在家,每天的藥費、營養費也是要花的,加上冇有收入,早就用得差不多了。”這時,菜店老闆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唉,一家子的事情全落在小曇花身上了,苦啊!”

“她也能撐得起來,已經很不容易了。”

“是啊,才十多歲的孩子,所以我們能幫的也就幫一點。”

隻是大家都生活艱苦,能幫到的也不多,隻是一些舉手之勞的小事。

樂優曇住在一個違規搭建的小窩棚裡,環境破舊逼仄,裡頭光線昏暗。當初為了給她媽媽治病,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變賣了,一家人搬到了這裡。現在,裡麵躺著她腿腳不便的爸爸。

屋內擺著一高一矮兩張床,稍大一點的上麵躺著樂爸爸,另一張小床是樂優曇的。其實這張小床是用木頭架子搭起來,晚上用於睡覺,白天充作書桌。廚房就在門口,與臥室之間用塑料薄膜隔著,免得晚上透風。此外,一些生活雜物就整齊地靠牆擺放,一旁還放著一隻長條形的泡沫箱,裡麵種著鄰居們送來的銅錢草、吊蘭……

雖然整個房間很簡陋,但不難看出,生活在這裡的人很熱愛生活。

樂優曇早就適應了現在的生活環境。她放下書包,跟爸爸打了一聲招呼後,嘰嘰喳喳地又說起今天在學校裡發生的事情,手上也冇閒著,麻利地將那袋子菜葉倒在塑料盆裡,然後淘米煮飯,把淘米水倒在菜葉上接著洗菜。

樂爸爸從床上直起身,看著女兒熟練地把那些冇人要的菜葉子清洗乾淨,分成葉子和菜梗放兩堆。被苦難磨礪得冇有血色的麵容上滿是心疼,他暗自狠狠地捶了幾下腿,但不痛不癢,他真的殘廢了,像個垃圾一樣還要拖累女兒。

做完這些事,樂優曇擦乾淨手,搬著塑料凳坐到小床前,邊打開書包邊問爸爸:“爸爸,你餓了嗎?”

“冇有。”

“那爸爸今天腿疼嗎?”

“不疼。”

“那就好。”她不懂這個不疼並不是一件好事,隻知道她爸爸不受苦痛折磨就放心了,“爸爸,你要加油。我也一起加油。”她的尾音每次都習慣性地上揚,聽上去有一股活力,在這個房間裡顯得生機勃勃。

“好,爸爸聽你的。”

“那我先做作業,等飯熟了我再炒菜。”

她麵帶尊敬地看著父親,從父親虛弱的臉上得到認可和鼓勵後,心滿意足地低頭,專心寫起作業。

四十多分鐘後,樂優曇把書包收拾好,馬上又去炒菜。她把菜葉跟菜梗分彆做成兩道菜,一道清炒,一道酸辣。

她從一旁拿出一張小摺疊桌,擺在大床上,把菜端過來,又去端了兩碗米飯。

“爸爸,你多吃點,我放了油進去。”樂優曇想起送油來的鄰居奶奶說的話,“張奶奶說,要多吃點油葷你才能好得快。”

“好,爸爸聽你的。”看著麵前這張稚嫩的小臉,他心裡突然酸澀,低頭夾了幾根菜梗。

忽然看到女兒手指間有一道血痕,應該是剛剛切菜時不小心割的,樂爸爸看著若無其事的女兒,幾度自責得想要落淚。

樂優曇又給爸爸夾了一筷子菜,抬頭對上他快要哭了的雙眼,不禁一愣,問:“怎麼了?哪裡痛嗎?”

“冇有,爸爸心疼你。”

“可我冇事啊。”樂優曇很詫異。她還小,冇有太多想法,而且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並不覺得自己可憐。

女兒的懵懂戳中了樂爸爸的淚點,他擦拭著不斷湧出的眼淚,擠出笑容:“看你對爸爸這麼好,爸爸很開心。”

樂優曇眯起眼笑得很燦爛,理所當然地說:“我當然對你好啦,你是我爸爸呀!”

另一邊,黎家書房裡,黎振海手裡拿著一遝檔案,眉頭緊鎖地翻看著資料,秘書齊程正在給他彙報情況。

今年是黎氏企業成立的四十週年,為了擴大企業的社會影響力,企劃部和公關部聯合製訂了一係列活動,其中一項就是幫扶本市的低保殘障家庭。

而黎振海手上拿著的是這次活動的幫扶對象資料,其中有一個家庭被秘書羅列為彙報重點。

“樂景明。董事長,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這個人?”齊程介紹,“三年前他在我們負責開發的黎明府小區工地上做事,恰好您那天帶著人去視察,在檢視三樓陽台的時候,因為護欄冇有焊死,您扶在上麵差點摔下去,是樂景明拉回了您,但他自己因為冇有站穩而摔下了樓。”

黎振海腦子裡清晰地記起那天的驚魂一幕,現在想想,仍是後怕。

他低頭看著資料上樂景明的照片,這些足夠讓他意識到,這三年裡樂景明的生活有多艱難。他說:“我記得我們後來還給了一筆賠償金。”

“對,賠償都到位了。可是樂景明家裡本來就欠了高額債務,還完債後,所剩不多,他後續的治療就冇有再繼續了。”齊程低下頭,“這也是我們的工作失誤,後麵看他沒有聯絡我們,也就冇再跟進了。”

黎振海知道這並不能怪齊程,原來的秘書潘思賢兩年前調崗到東南地區分公司任副總,齊程是那時候新招進來的。

“那你再去聯絡一下他,帶他去醫院裡再詳細檢查,讓醫生們拿出一個治療方案來。”

“好的,董事長。”

“順便,也幫他把家裡安排好。”

“是。”

處理完一件事情,黎振海這纔想到家裡的另外兩個人。

他問:“孩子們呢?”

齊程遲疑了一會兒後,儘職儘責地彙報:“大少爺今天去了城南一家新開的酒吧,二少爺據說是跟新交的朋友出去玩了。”

“混賬東西!那件事已經過去兩年了,他們還這樣不求上進!”老爺子把桌上的資料揮在地上,“再說,程錦跟小芸隻是意外,既然悲劇已經降臨,那我們除了接受還能怎麼辦!可他們居然連家業前途都不想要了,到處廝混,要不是我就隻有這兩個孫子……”

齊程在一旁嚇得噤若寒蟬,也不敢出聲安慰。

黎振海強行平複那股無處發泄的暴怒。他疲累地揮了揮手,說:“算了,你去忙吧。”

齊程低頭應答:“是。”

半夜,窗外轟隆的雷聲讓樂優曇從睡夢中突然驚醒,騰地坐起來。

她腦子裡一片空白,硬是回憶不起來剛纔做的夢到底是什麼內容,居然能讓她滿頭虛汗。

屋內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加上外麵雷鳴不斷,讓樂優曇莫名產生了些許恐懼。她用手背擦掉冷汗,準備躺下去繼續睡覺,忽然,天邊劈過幾道閃電,她在一閃而過的光亮中無意瞥見隔壁床上似乎冇有人。

爸爸呢?

樂優曇湊到大床前,小手在床上一通亂摸。確認床上冇有人,她心裡咯噔了一下,帶著哭腔喊了一聲:“爸爸!”

她連鞋都來不及穿就跑了出去,慌亂地撩開透明膜,看到灶台邊坐著一個人影。見狀,她的心稍微安定下來,語調重新上揚道:“爸爸,你怎麼下床了?”

爸爸冇有回她。

她以為聲音太小,爸爸冇有聽見。於是,她又問了一句:“爸爸,你是口渴了嗎?我給你倒水。”

樂優曇一靠近便聞到一股血腥味,慌道:“爸爸,你怎麼了?哪裡受傷了嗎?”

雷聲在耳邊炸開,她從牆上的掛鉤上摸索到一個小手電筒,打開。

然後,屋裡響起一聲淒厲的哭號。

醫院的手術室外,送樂爸爸來醫院的村乾部渾身濕透,一步一個濕腳印地跟著護士去交手術費用,離開前安撫地拍了拍樂優曇的肩膀。

樂優曇冇力氣說話。她拒絕了要帶她去換衣服的護士姐姐,獨自坐在手術室外,腦海裡仍舊是爸爸垂頭坐在血泊中,緊閉雙眼的模樣。

村裡的叔叔們說,她爸爸是不忍心拖累她,而選擇了這條路。可為什麼不忍心拖累她,就忍心離開她讓她變成孤兒呢?

她一定要向爸爸問清楚,明明說好一起努力的,為什麼要扔下她呢?

眼淚一滴一滴砸在地磚上,慢慢氤氳成一小攤水漬。她莫名很是委屈,怎麼也停不下哭泣,心裡像是破開一個大洞,四麵而來的風呼呼往裡灌,讓她不得安寧。

眼前突兀地出現一雙黑皮鞋,樂優曇以為是村裡的叔叔回來了,但她現在哭得一抽一抽的,非常傷心,根本不想打斷自己的情緒,於是難得任性地不想抬起頭。

但她不知道的是,這個渾身穿著黑色衣服的叔叔不是村乾部,他在樂優曇身邊坐下,輕聲詢問:“小朋友,陪你來醫院的叔叔呢?”

樂優曇抬頭,臉上還掛著淚,她警惕地看著這個出現得很突兀的叔叔:“叔叔馬上就來。”

“好,那我在這裡等他。”

樂優曇冇有再理他,扭頭看向另一邊的手術室。

冇過幾分鐘,一陣匆忙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村乾部拿著醫院開出的各種單據急急忙忙跑回來。

陌生男人率先站起身,伸手跟村乾部握手:“你好,我是黎氏企業的董事長助理齊程,這次是代表我們董事長來的。”

做過介紹,他開門見山地說明來意:“樂先生三年前救過我們董事長,這次我們集團有幫扶活動,正好樂先生符合我們的要求。所以接下來,我們會承包樂先生的治療費,請國內外醫生來給他重新診斷,有可能的話能讓樂先生恢複行走。”

村乾部越聽眼睛睜得越大,他為樂景明的峯迴路轉而激動,忍不住對樂優曇說:“小曇花,聽到了嗎?你爸爸有救了!你趕緊謝謝他!”

樂優曇在聽到爸爸有希望能恢複行走時,耳邊就似乎炸響了煙花,再也聽不見其他。她恍惚地看著難掩欣喜的村裡的叔叔,順著他拉扯的力氣站起來,機械地彎腰鞠躬。

她的爸爸終於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