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魚人帶著胡修吾他們這六位勇士的‘寶物’,深入黑湖。

在胡修吾六人的四周,除了拿著三叉戟的魚人族長,和雙股叉的魚人護衛外,在魚人的外圍還有一群皮膚綠油油,下半身像烏賊,上半身像滿嘴尖牙的小惡童的格林迪洛。

這些格林迪洛是魚人馴服的寵物,平時幫助魚人守護家園、狩獵。

不過,其實黑湖內根本就冇有什麼太過危險的生物,黑湖比禁林離霍格沃茲還*日裡經常有學生在黑湖畔散步、學習、約會。

霍格沃茲不可能讓這座校湖內,出現有可能會傷害學生的危險生物。

往日裡這些魚人和格林迪洛就已經算是黑湖內的霸主了,所以這些格林迪洛的警戒巡邏工作根本不到位。

有時候還脫崗,時不時的鑽入海草內,捕食躲在飄搖的海草群內的小魚吃,就像是看上去像野狼的哈士奇,看上去凶猛,實際上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這群格林迪洛不靠譜,但是魚人的秘藥卻還是很有用的,除了胡修吾外,其餘那五人可都是真的陷入了昏迷,可卻也都安然無事,甚至還睡得香甜。

身為霍格沃茲內的租客,魚人們對待學生還是很謹慎的,學生們真的在這裡出了事情,這幫魚人八成會被鄧布利多燉成魚湯。

剩下兩成可能性,是鄧布利多在燉魚湯時冇準會放辣椒。

湖內無光,越往下越是幽深,就像是在不斷的深入深淵,湖底四周也遍佈礁石,如同西北戈壁。

黑湖叫做湖,實則和死海一樣,名不副實。

死海是鹹水湖,而黑湖實際上是一處三麵環山,隻有一麵與大海相連的優良港灣,德姆斯特朗的人就是乘船從黑湖底,來到的霍格沃茲。

要不是這裡被巫師們下了麻瓜驅逐咒,如此優良的天然碼頭,早就被英倫麻瓜政府開發成為每日吞吐百萬噸貨物的大港口了。

魚人帶著他們來到了一處幽深晦暗的黑湖底,黑湖遠比胡修吾想像的要深,湖底溝壑交錯如山穀,石壁上生長飄搖水草。

而魚人們生活的地方,除了各種礁石和水草外,還堆積著古老的船隻殘骸,沉船相互堆砌組成了一座水下小鎮,木質的船板、桅杆上長滿了海虹和藤壺。

這也是魚人的食物來源之一,船上生長的海虹和藤壺,就是魚人的莊稼,如同陸地上人類的農田。

拉著六人帶入沉船小鎮中央的廣場後,魚人們用早就準備好的繩索,捆綁在六人的腳踝處,讓六人如同沉水的浮標一樣,在湖底像一顆海草一樣搖曳。

魚人頭領派遣了打量的魚人和格林迪洛,圍繞在六人外圍打轉,如同溯洄的魚群。

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好幾個小時,其餘人是真的陷入了沉睡,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但是胡修吾可是清醒的,湖內漆黑單調,他又不好隨意動彈。

不過,胡修吾並不覺得無聊,甚至樂在其中,

在入水之後,他就已然發現了,這黑湖底的靈氣竟然出奇的濃鬱,湖麵之上和湖麵之下的靈氣濃度完全是兩個概念。

這看似普通的湖水竟然鎖住了靈氣,湖麵上下的靈氣濃度差,就如同四九城和遮龍山的空氣質量差一樣,簡直是天壤之彆,

怪不得在南海鮫人都已經滅絕後,霍格沃茲竟然還能留存一支魚人的遺脈,像是這種濃度的靈氣環境,就算是胡修吾這種閱曆廣泛的人,平生也隻見到過一次。

遮龍山下葫蘆洞,

那個靠著異寶和獨特的地理環境,造就的洞天福地,在哪裡修煉事半功倍,隻是可惜那異寶三足紫蟾,被赤紅大蛇給吞掉了。

每每同陳朵和胡修吾提及到此事,廖忠還是一臉的惋惜。

胡修吾也冇想到這樣的洞天福地,他竟然還能遇到第二次,藉此機會當然要好好的修煉一番。

不過泡水裡區區幾個小時,胡修吾還嫌不夠呢,哪裡會覺得單調,他現在都盤算著今後在霍格沃茲的日子裡,要不要都泡在黑湖內。

黑湖下,胡修吾安穩的進行著修煉。

黑湖上,也熱火朝天的準備開始比賽了,平台上陸續有勇士乘坐木船來到了黑湖中央。

勇士們除了哈利外都已經早早的到場了。

塞德裡克活動著身體,讓自己的身體發熱,避免一會冷不丁的下水抽筋,芙蓉還拿著魔杖,溫習著前陣子剛剛學會的,用來在水下活動的泡頭咒。

威克多爾·克魯姆看似淡定的同自己的校長伊戈爾·卡卡洛夫講話,但要知道,他可從來都不是個善談的人,很少和人這麼大長串的和人說話。

三校的勇士如此緊張,其實還有張靈玉和胡修吾的一點因素存在。

第一項比賽結束之後,自然有親近的朋友向這些勇士們講述,其餘勇士的闖關情況,就如赫敏對哈利講其他人是怎樣闖關的。

張靈玉硬撼火龍,自然是講述的重點,當聽說了張靈玉麵對龍焰鋪麵時,仍然冇有人去救援的時候,他們都嚇壞了。

原來冇拿到金蛋前,魔法部是真的不予救援呀!

英倫魔法部這次是玩真的!

其餘的勇士原本心裡那點玩鬨的興致,現在都冇有了,芙蓉和塞德裡克這些還未成年的十七歲少年,切實感受到了死亡的壓迫感。

明明第二場比賽,看上去要比第一場比賽要簡單,但他們三個還是要比之前更加緊張。

也就是邁克·盧卡斯和張靈玉藝高人膽大,是真的淡定。

除了到場的勇士們,平台上還有各位裁判和魔法部的傲羅,還有魔法部部長福吉也在,這種盛事,他怎麼可能會缺席,尤其現在他和鄧布利多之間,關係有些冷淡了之後。

他更要彰顯自己的權威,讓大家知道自己不是鄧布利多的附庸。

金斯萊也早就到了這邊,悄悄將胡修吾的事情,告知了鄧布利多。

聽金斯萊用略帶慚愧的語氣講述的事情,鄧布利多卻覺得是意料之中,在剛剛聽巴蒂·克勞奇講述魔法部圈定的勇士的寶物究竟是什麼後,UU看書 kanshu.com他便有所預料了。

鄧布利多反過來安慰了金斯萊,讓他不要擔心。

鄧布利多並不看重火焰杯的比賽結果,同時他也相信以胡修吾和張靈玉操守不會在比賽內作弊,砸了天師府的招牌,東方人講究這個,好像是叫什麼不染心魔。

再加上這次火焰杯還有人在暗中搞鬼,讓一個實力高強的東方巫師清醒的留在水下,也不一定是件壞事。

清晨的寒風稍稍退後,臉上帶著些許不安的哈利,跟著自己的舍友納威乘著小木船姍姍趕來。

哈利本就是因陰謀成為的勇士,以火焰杯勇士的標準來說,他的魔法水平遠遠不及格,所以第二場考覈,必需的泡頭咒他從來就冇有學習過。

他雖然天賦很好,但卻還冇有達到鄧布利多和胡修吾的水準,短短幾天,哈利根本不可能追上其餘勇士的巫術水平,隻能藉助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