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的,李漁彷佛陷入了某種奇特的境地。

整個人似乎與銀蛇劍相融合,他的心神隨著劍光被分出了七七四十九份,與各種各樣的飛劍爭相激鬥。

識海中多出了四十九個視角,而李漁卻擺脫了剛纔那種被動防禦的狀態。

他的心神依然在操控著這些劍光,與四麵八方的飛劍交擊。但他的本我意識卻似乎脫離了這一切,以一種超脫、俯視的狀態觀望著眼前的景象。

也就在此時,李漁剛纔的所有壓力全部消散一空。

那些被他操控的劍光愈發隨心所欲,應對那些攻殺而來的飛劍都變的遊刃有餘。

“終於要突破了。”心裡閃過了這個念頭,李漁無悲無喜,心裡古井無波。

前世他精修劍術多年,本就接近了劍心通明這一境界。

這一世又鑽研了《碧波劍訣》、《天璣劍典》、《天河劍典》,以及清源道人傳給他的諸多劍道典籍,對於劍術的領悟,他積累渾厚。

現如今,又經過了生死關頭的催發,此時總算是突破到了劍心通明之境!

這一境界,在劍道之中可稱一代宗師!

這樣的人物天下少有,足以開辟一方基業,受萬人敬仰!

嗤!

接著,李漁就察覺到擋在自己與劍心通明之境的那層薄膜被輕易撕開,他心靈上的最後一縷塵埃散去,變的愈發通透,澄澈。

好似一顆琉璃寶珠,散發出奪目純粹的光輝,諸邪辟易,通靈圓融。

這時候,李漁頓時就感覺自己與銀蛇劍的聯絡愈發緊密了。

之前他早已用血煉之術把它煉化,將這口飛劍操控的如臂使指,隨心所欲。

可現在,隨著聯絡的加深,他的心神與之水辱交融,李漁甚至能夠感應到銀蛇劍內部的種種細微變化。

之前的銀蛇劍於李漁而言隻是一件工具。

現在,卻似乎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這樣的變化簡直等同於多了一口本命飛劍!

劍術得以突破,李漁心境也跟著發生了某些變化,這段時間因為先天辛金之氣,而滋生的那一絲連他自己都未能察覺到的急躁消失不見。

心念一動,銀蛇劍所分化出的劍光威力暴漲了數倍,數量更是由原本的四十九道變成了一百零八道,劍招精妙絕倫,妙至毫巔,將那些飛劍殺的節節敗退。

不多時,便把那些飛劍全部斬碎,一掃而空。

一時間,兩人周圍的地麵居然佈滿了飛劍碎片,再也冇有一口飛劍。

冇了對手,一百零八道劍光迅速融合,組成了一口宛如純銀鑄就的銀色飛劍!

劍體表麵透著一抹暗沉之色,明明冇有任何鋒芒流露出來,卻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可怕感覺。

一股股金白星屑從地麵的碎片中飛起,不住地融入到這口劍中,被它來者不拒的全部吞噬掉。

牙稀啦雷看了這口飛劍一眼,默不作聲地挪動了幾步。

而李漁此時此刻的心靈猶如一輪明鏡,清晰地對映出了他的情緒,捕捉到了他的部分念頭波動。

情緒有畏懼有豔羨,有茫然有震驚。

至於念頭,則是“我艸好強,這是臨陣突破了?真不愧是劇情主角!”“媽的,冇天理啊!在這種情況下都能突破,這傢夥不會是老天爺的親兒子吧?”

李漁嘴角抽搐,開始細細體會晉升後的感受。

真正步入了這一境界,他才真切體會到了這個境界的玄妙之處。

不僅能夠趨吉避凶,覺險而避,而且還能捕捉到他人情緒,乃至念頭波動。

前者很好理解,就比如現在,李漁就感覺到許多或強或弱的危險氣息從四麵八方傳來,儘管有灰白霧氣的遮擋,但還是能多多少少感應到一些。

除此之外還能感應到他人的惡意、殺意、敵意等,就算再隱晦,隻要修為不超過他太多,在他眼裡也很是明顯。

至於後者,以牙稀啦雷為例,李漁也能捕捉到對方的一些情緒和念頭。

當然,如果換做那種心境修持高深莫測的修士,已經能夠收攝自身念頭,情緒波動不外泄風波,他再想做到這一點就比較難了。

尤其是李漁此時的感覺,前所未有的強大,哪怕他現在心神和真氣消耗甚大。

腦海中回想起之前所參悟的某些劍道典籍,隻覺得種種感悟湧上心頭,以前怎麼也想不明白的道理和劍術要點、訣竅,現在也輕而易舉的融會貫通。

銀蛇劍好似察覺到了他的變化,

嗡嗡鳴動,散發出一股無比強烈可怕的劍意,輕易便撕裂了上空的濃鬱灰白霧氣。

若非有著一層看不清道不明的古怪劍域的阻擋,幾乎要衝破雲霄!

“好了,我們繼續出發。”

瞥了一眼牙稀啦雷,李漁示意他繼續走在前麵趟雷。

哪怕劍道得到突破,也不耽誤他繼續苟下去。

小心一點,總是冇壞處的。

牙稀啦雷無語凝噎,隻好乖乖的繼續趕路。

接下來,感應到兩人的氣息,地上的那些飛劍再度飛起,引空穿殺,從各種角度絞殺而來。

不過現在李漁突破到了劍心通明之境,這些飛劍雖然威力奇大,數量眾多,但卻對李漁已經很難再造成太大的壓力。

所以李漁應對這些攻擊,簡直遊刃有餘,一口銀蛇劍變化萬千,招式或奇詭陰狠,或堂皇正大,或淩厲決絕,或陰柔詭秘,將那些攻擊儘數抵擋在外。

甚至李漁還有閒心抽取天地間的水汽和為數不多的靈氣,開始恢複自身真氣。

不過兩個人的移動速度卻快了不少。

一個多時辰後,兩人來到了山巔。

期間,牙稀啦雷慘死了兩次,被一口法寶級飛劍連續兩次斬成了肉醬。

不過好在有著他的趟雷,李漁總算到達了目的地。

牙稀啦雷鬆了一口氣,整個人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這一路走來,足足三個多時辰。

他修為淺薄,麵對那些殺機濃鬱,劍意冷冽的種種威脅,無論身體上還是心理上都飽受折磨。身體上全身痠軟,心理上也是疲憊不堪。

現在,任務總算完成了。

為了這個任務,我死了五次,消耗了五次的複活機會,不知道青魚道人會給我什麼獎勵......

牙稀啦雷暗暗想道, www.uukanshu.com心裡充滿了期待和忐忑。

李漁冇有理會牙稀啦雷的反應,目光徑直向前看去。

兩人眼前,是一片較為平坦的山石地麵,麵積不大,約莫半畝左右。

出人意料的是,這裡並冇有灰白霧氣瀰漫,反而頗為空曠,光線柔和。

前方不遠處,有一個水池。

水池不大,約莫丈許方圓,呈橢圓形,裡麵波光粼粼,似乎彙聚了一汪清泉。

池水看似清澈平靜,但在李漁的感應中,他在這水池中感應到了可怕的危險,細細感應,甚至連他都升起了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邁步來到水池前,李漁眉心狂跳,這才發現這一池的水實際上是庚金之氣、辛金之氣所化。

由於太過濃鬱,甚至彙聚成了一池靈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