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漁心念急轉,很快就明白了這些靈液的由來。

剛纔他斬斷飛劍之時,那些斷裂的飛劍總會溢位一些金白兩色的星屑。

他已經隱隱猜出,這種金白兩色的星屑既是飛劍的精華,同樣也蘊含了精純的庚金之氣和辛金之氣。

整座山上大部分飛劍腐朽的腐朽,毀壞的毀壞,不知道曆經了多少年的積攢彙聚,才形成了這一方水池!

除此之外,李漁還看到在池水底部,有一隻指頭大小的金色葫蘆靜默不動。

這隻金葫蘆金黃璀璨,精緻小巧,表麵遍佈的裂紋頗為刺眼,似乎曾經被人打碎過。

看到這隻小葫蘆的第一眼,李漁便心頭升起陣陣警兆,眉心突突狂跳。

這樣的感覺,他還從未感受過。

“莫非這就是老鬼所說的靈寶——萬劍葫蘆?”李漁心中一動。

法器——靈器——法寶——靈寶。

這是修士所煉製器物由低到高的等階劃分。

據李漁所知,靈寶這種東西,有彆於法寶,威力跟法寶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種東西尋常修士可煉不出,唯有元神地仙纔有資格煉製,或是由天地所孕育。

當然,就算是元神地仙,也不是人人都有資格煉製靈寶,想要煉製一件靈寶,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真是好大的手筆!”

李漁眯起眼睛,老鬼曾說過,萬劍葫蘆曾被打碎過,所以他能看得出來,這葫蘆明顯是在汲取這漫山遍野全部飛劍的精華,彙聚成這一方池水來修複自身。

靈寶啊!

這可是元神地仙所用的寶物,居然被自己遇到了。

說真的,李漁還真動心了。

但他更清楚,以他現在這點實力,就連那些法寶飛劍都打不過,更彆說是靈寶了。

儘管這件靈寶已經破損。

眼前的情況隻有兩種可能。

一,這枚萬劍葫蘆擁有靈智,自發與這片劍塚融合,並造成了現在這種情況,也好修複自身。

二,這座劍域是某位修為通天的存在佈置的,無論那人是什麼人,什麼來曆,可既然能佈置出這種地方,都不是李漁目前所能惹的起的。

兩種可能,李漁更傾向於第一種,不過無論是哪一種可能,都跟他關係不大。

李漁來這裡,主要是為了先天辛金之氣。至於這枚萬劍葫蘆,他很有自知之明,這不是他該碰的玩意兒,所以他不會節外生枝。

沉吟片刻,李漁緩緩後退,並示意讓牙稀啦雷上前,順便撤下了其頭頂光芒暗澹的清音鐘。

雖然我死了五次,現在還剩下三條命,可之前我對青魚道人說的卻是六條命,如果被對方知道了,說不定會影響我在對方心目當中的良好印象,降低好感度......牙稀啦雷有些無奈,勉強打起精神頭,來到了水池邊,低頭看向水麵。

他不知道這水池是什麼東西,但能讓青魚道人都如此慎重對待,說明這個水池可能很危險,或者說很特殊。

池水清澈,若是仔細觀察,就能察覺到水麵閃爍著金白兩色的微光。

水池底部,還有一隻指頭大小的黃金葫蘆。

牙稀啦雷有些好奇,但也冇有想太多。

在李漁的指使下,他伸手去觸碰水麵。

就在他手指剛要觸碰到水麵的時候,水麵彷佛受到了什麼刺激,不複之前的平靜,驟然一震,掀起了波瀾。

無數道金色的庚金之氣、白色的辛金之氣鋪天蓋地的升騰而起,如絲如縷,細如針尖,或長或短,散發出銳利森寒的氣息,令人脊背發涼,全身直冒雞皮疙瘩。

剛一飛起,便將牙稀啦雷整個人輕易絞碎,就連肉沫也全被泯滅的乾乾淨淨。

《控衛在此》

而後,冇有了刺激,水池很快平複了下去。

至於牙稀啦雷,則是光芒一閃,很快複活在了水池旁邊。

“道長,我......”牙稀啦雷麵露難色,剛要說自己複活的機會耗儘,就見李漁很是理解的擺手道:

“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接下來,你就不必動手了,離遠些吧。”

李漁臉上滿是難以掩飾的笑容。

就在剛剛,那些庚金之氣、辛金之氣受激爆發的時候,他同樣在這些金鐵精氣中發現了十幾縷截然不同的特殊金鐵精氣。

與其他金鐵精氣不同,這十幾道金鐵精氣細如髮絲,長有三尺,散發著銳利至極的氣息。

其中有的呈金黃之色,有的則是森白色澤。

金黃的是先天庚金之氣,森白的是先天辛金之氣。

李漁探出神念,剛觸動到這些先天之氣,這些先天庚金辛金之氣噴出一抹銳氣,他悶哼一聲,臉色一白,無形無質的神念都被其輕易切碎。

“老鬼果然冇有騙我。這裡居然真的存在先天辛金之氣,就連先天庚金之氣也有不少。恐怕也隻有這種地方,才能誕生這麼多先天靈物了吧,不過這些先天之物也可能是萬劍葫蘆本身所泄露出來的。”

“既然這樣,倒不如......”

李漁不以為意,反倒是目光閃爍,心中很快有了定計。

通過剛纔的試探,他已經看出,水池底部的萬劍葫蘆處於沉寂中,僅僅隻是攪動出一些動靜,還不會驚動這隻葫蘆。

來到水池前,李漁毫不猶豫地祭出了清音鐘。

這東西今天也是倒了大黴,好好的一件極品靈器,經過了這一路的摧殘,現在已是靈光暗澹,元氣大損。

而後,李漁又祭出了現在蛻變結束,已經是法寶品質的銀蛇劍,劍光分化出幾十道,環繞交織, u化為一層劍網,將他牢牢護住。

而後,李漁手中一晃,多出了一根樹枝,他拿著這根樹枝伸向了水麵。

尚未觸碰到水麵,下一瞬,與剛纔一樣,無數道金色的庚金之氣、白色的辛金之氣升騰而起,這些如絲如縷金鐵精氣朝著他絞殺而來。

李漁手裡的樹枝登時灰飛煙滅。

鏘鏘鏘!

金鐵交擊之聲不絕於耳。

銀蛇劍所分化出的劍光雖然防禦力很高,奈何這水池裡的“金水”殺傷力更強。

劍光被這些庚金、辛金之氣擊打的鏗鏘作響,顫抖不已,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便開始碎裂起來。

李漁則趁機控製了數道劍光,化為了細如絲線的劍光,迅速鎖住了其中一縷先天辛金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