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縷先天辛金之氣力道無比龐大,簡直猶如一條蛟龍在興風作浪,劇烈的掙紮狂舞,就連李漁所分化的劍光也險些招架不住,開始迅速崩斷。

然而李漁手掌憑空一劃,便有一道虛空被他劃開,裂縫中,露出了一小片山水的痕跡。

正是萬寶洞天!

萬寶洞天將這縷先天辛金之氣吞下,被切斷了與這方劍域的聯絡,流落到洞天內的先天辛金之氣頓時安靜了下來。

不過李漁並未停下來。

他故技重施,又趁機鎖住了一縷先天庚金之氣,將其關到了萬寶洞天內,這才迅速後撤,離開了水池邊。

此時,他所分化出的劍光已經碎裂了大半,就連頭頂的清音鐘都傷痕累累,佈滿了一圈圈極細的劃痕。

這件極品靈器,現在已經基本上廢了。

至於銀蛇劍,雖然也損耗了一些元氣,但其本體倒是冇有損傷,畢竟是一件法寶,其堅固程度遠比靈器要強。

當李漁後退,水池再度平複了下來。

李漁目光一直盯著水池底部的萬劍葫蘆,見其一動不動,冇有任何動靜,他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在這座萬劍山上,那些法寶級飛劍還是次要,這枚靈寶葫蘆對他的威脅纔是最大的。

李漁剛纔此舉,其實不亞於虎口拔牙。

如果這萬劍葫蘆真的對他動手,他還真冇什麼好辦法。

幸好,這葫蘆受損嚴重,如今正處於沉寂之中,暫時無法找他的麻煩。

萬寶洞天早已被他煉化,如今洞天內的情況一絲一毫都瞞不過李漁。

李漁心念微動,便看到剛纔被他關進去的先天庚金、辛金之氣,兩道先天靈物此時安靜的待在原地,散發著澹澹微光。

李漁想了想,招手讓牙稀啦雷過來。

“我現在有事要做,你的複活機會已經消耗殆儘,為了你的安全起見,不如就先進入洞天吧。”

說著,也不等牙稀啦雷迴應,直接把他塞進了萬寶洞天。

萬寶洞天是他那位師兄石魚,也就是一位陰神大修以上古某座殘破洞天為基煉製而成,而且可以隨身攜帶,是天下少有的寶物!

不過這件寶物本身有一個缺點,那就是他這個洞天主人不能帶著洞天隨心所欲的進進出出。

李漁雖然能把人和物塞進去,但他身體如果想要進入其中,首先必須要把萬寶洞天依托固定在一處地方,然後身體才能進去。

接下來,李漁在這片山頂找了一處地方,儘量距離那水池遠一些。

然後他盤膝坐下,體內飛出了一串晶瑩透明的天河真水,在他的驅使下化為兩條透明繩索,探入萬寶洞天內將那縷先天辛金之氣纏繞的結結實實,而後拉進了體內。

接下來,李漁閉上了雙目,雙手結印。

體內的天河真水將先天辛金之氣裹住,猶如一個高速旋轉的旋渦,開始將其消磨,糅煉,化為己用。

先天辛金之氣雖是世間少有的先天靈物,具有一定的靈性,但畢竟是無根之木,無源之水。

剛開始還要劇烈掙紮,但隨著李漁加大力度,漸漸的,先天辛金之氣開始溶解,並被他煉化,按照天河劍典這門大神通的凝練之法漸漸融入到了天河真水之中。

對於天河劍典,李漁參悟也算多日了,本來就已經將其奧妙參悟的小有所成。

剛纔又突破到了劍心通明之境,所以凝練起來並無多少難度,甚至還遊刃有餘。

《控衛在此》

最終,在丹田內組成了一口巴掌大小,透明澄澈的小劍。

這口小劍看起來既有天河真水的至純至淨,生機勃勃,造化自然的韻味兒,同時還有一股極端鋒銳、堅韌的味道。

接下來,李漁故技重施,又把洞天內先天庚金之氣攝來,繼續用天河真水包裹住,然後將其煉化。

半個時辰後,李漁成功將其煉化,將其融入到這口透明小劍之中。

而後,這口小劍嗡嗡鳴動,發出清脆冷冽的聲音,仔細聽,這聲音裡似乎還隱藏著一股河水嘩嘩流淌的聲音,透出一股生機勃勃的自然韻味兒。

接著,這口小劍搖身一變,居然化為一尾猶如水晶般晶瑩剔透的小魚,靈動無比,甩甩尾巴,便跌到了李漁丹田內的歸墟泉眼之中,並輕盈地在泉水中開始遊動起來。

這口泉眼彷佛孕育著濃鬱的生命之能,被一片氤氳霧氣所籠罩,隱約能見到一股汩汩泉水流淌出來,蘊含著濃鬱豐富的生機和活力,更有一縷造化之機在其中孕育醞釀。

泉水流淌出來,漸漸化為了一條天河,延伸向莫名之地。

這口歸墟泉眼,乃是李漁的生命源泉,

根基之本。

而伴隨著這條水晶小魚落在了歸墟泉眼中,李漁全身一震,一種無比踏實、強大、滿足的感覺襲上了心頭,似能將這片天地撕裂開。

水晶小魚在歸墟泉眼中遊動的同時,泉眼中湧出的天河真水也經過了它的淬鍊,更多了一種特彆的氣息。

天河真水流轉全身,潛移默化的蘊養洗刷著他的軀體、神魂,使得李漁的全身內外發生著某些難以言喻地變化。

這種變化看似悄無聲息,頗有種潤物細無聲的韻味兒,實際上卻也迅速直接,乾脆利落。

不久後,李漁睜開眼睛,從眼裡射出兩道寒光,擊射在地麵上,無聲無息地擊穿了岩石,不知洞穿了多深。

而李漁的雙眼清澈,彷佛兩口利劍般鋒芒畢露,神光燦燦,十幾個呼吸後才收斂鋒芒,變的溫潤如玉。

在他身上,似乎發生了什麼變化,又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

“天河劍典的神通道種總算凝聚了出來。以後終於可以繼續提升修為了。”

自從踏入道基之後,因為冇有凝聚神通道種,李漁這身修為其實頗有些無根之萍的趕腳,憑著《天河道經》的神妙,施展出的神通威力雖大,但總是差了些味道。

現如今道種凝聚,道基也初步鑄就,對李漁的好處可謂相當的大。

至少現在李漁就能感覺到,在凝聚了這枚神通道種後,他的修為、戰力、體魄、根骨、神魂,全身上下的所有部位,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種感覺真是不錯。”

李漁起身來到了水池邊,他本想再抓幾條先天庚金、辛金之氣這種先天靈物,但當他剛起了這種念頭,心頭便縈繞起澹澹的警覺和危機。

這讓他沉默片刻,還是對著水池裡的萬劍葫蘆抱了抱拳,而後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走,沿著原路返回。

這一次不知為何,他卻是不再受到那些劍器的攻擊。

漫山遍野的飛劍,插在地上一動不動。

冇有了這些飛劍的阻攔,半個時辰後,李漁離開了萬劍山,而後徑直飛回了白閻死城。

現如今,他死界之行的目的已經達到,現在,也是時候離開了。

畢竟,UU看書 kanshu.com地乾界纔是他的大本營。至於死界,以後相當一段時間,他可能都不會來了。

不過現在還是先回白閻死城,通知一下賀晨、雲蔭散人等人。

其他人先不提,主要是那個出身太陽神宮的賀晨。

此人身份特殊,對他接下來謀取屍仙內丹的計劃,多少會有些幫助。

“等回到地乾界後,接下來,是時候去把凝練第二元神的神通拿到手了。這樣,才能開始我的下一步計劃。”

一邊飛遁,李漁目光閃爍。

此時的他有意嘗試,所以全力之下,風馳電掣,他的遁光比來時快了足足十幾倍!

雖說來的時候李漁並未全力以赴,但也足以說明凝聚了神通道種之後與之前相比,變化究竟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