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還是那天,雲還是那雲,海還是那海,人卻不是那人了……

李元鳳默默看著高謙,她眼神森然,心裡卻滿是震驚。

不動聲色間翻天覆地,轉換空間,高謙這一手真是高妙絕倫。

相比之下,唐紅英雖然劍意鋒銳無匹,又斬破海天之威,卻遠不及高謙這番手段。

無怪唐紅英對高謙那麼崇敬信任,這個老師果然不一般。

“所以,是你殺了東陽和吳鏑?”李元鳳並冇有急著動手,既然高謙來了,總要把事情問清楚。

哪怕她在心裡已經確定了高謙就是凶手!

“李東陽真君、吳鏑真君,都是當世人傑。我們本無冤仇,奈何他們苦苦相逼。這才釀成慘劇。”

高謙態度很是誠懇,“對此,我表示深切歉意。”

李元鳳氣極反笑,高謙還真是猖狂,當著她麵就這麼承認了,而且還要表示歉意。

對方態度越是誠懇,李元鳳就越是憤怒。

這個高謙,真是太不把她放在眼裡了。

“高謙!”

李元鳳一聲斷喝,“敢殺我同門,不論你是何方神聖,今天隻有以命相抵。”

“我命在此。”

高謙很認真勸道:“就怕真君取不到,反而傷了自己性命。”

“與其如此,不如真君就此打道回府,從此各自天涯,相安無事。”

李元鳳冷笑:“你在胡攪蠻纏想要拖延時間?不妨告訴你,追出來的時候我就給宗門發了訊息。

“今次就是我在你手下敗亡,你也絕無任何生路。”

“原來如此。”

高謙點點頭,“不愧是真君,做事謹慎周密,滴水不漏。”

他對此早有預料,並不會因此沮喪失望。

指望一位元嬰真君犯錯,這想法本身就很幼稚。

唐紅英因為控製不住劍意而暴露,他就知道接下來的事情難辦了。

事已至此,就隻能儘力補救。

高謙想了下說道:“真君,不如我們打個商量。我和貴宗的恩怨,和天靈宗無關。

“還請真君高抬貴手,放天靈宗一馬。”

“你還會在意天靈宗?”

李元鳳略微有些意外,她不知道高謙這麼說是故意迷惑她,還是真的為天靈宗求情。

“我浪跡天涯,蒙天靈宗道友收留,又待我甚厚。若為了我的事情牽連天靈宗,我心中很是不忍。”

高謙實話實說,並不掩飾他對天靈宗的感情。

天煞宗和天罡宗無冤無仇,吳鏑甚至主動找天罡宗奉上訊息,卻還是被天罡宗很野蠻的吞併了。

從天罡宗的行事風格就知道,他們有多霸道囂張。

此事牽連到天靈宗,天罡宗絕對會滅宗破門。

高謙也知道這種談話很難解決問題,但他還是願意試試。

要是李元鳳有強者風範,願意做出許諾不牽連天靈宗,他可以饒李元鳳一命。

李元鳳卻哈哈大笑:“就憑天靈宗收留你,就是不容赦的死罪,就該破宗滅門,永絕傳承道統。”

“真君如此行事,未免太過偏激。”

高謙輕輕歎氣:“給人生路,也是給自己生路。”

“憑你,說什麼給人生路,你也配!”

李元鳳聲音猛然拔高,“廢話不必多說,你跪下受死,我可以保證放過天靈宗上下。”

“用自己命換天靈宗上下,說起來到是值得。”

高謙又歎氣:“隻是、我實在是捨不得自己的命,又該怎麼辦?”

“就知道你是裝模作樣,受死吧!”

李元鳳不想多說,她雙手解印,背後火紅雙翼展開,瞬間覆蓋天海。

元嬰真君,舉手投足間就能引動天地力量為己用,說一聲號令天地絕不誇張。

李元鳳修為比李東陽可高多了,天生的離火命,和她所修煉的南明離火天鳳訣無比契合。

剛纔對付唐紅英,李元鳳還帶著幾分試探,並冇有真正發力。

對上高謙,李元鳳卻不敢有任何疏忽大意。

彆看她嘴上喊的凶,情緒也顯得比較激昂張揚,實際上她內心一直非常冷靜。

活了幾千年的元嬰真君,可不會這樣輕易被動搖內心情緒。

通過對話,李元鳳多方位試探高謙,卻怎麼也試不出對方深淺高低。

這也讓李元鳳更加警覺,眼前這人深沉如淵,氣息玄妙不可測,可比唐紅英厲害太多太多了。

更彆說高謙已經承認是他殺了李東陽,滅了天煞宗。

在天煞宗的十方劍陣內斬殺吳鏑,李元鳳自忖也做不到。

李元鳳對高謙是異常重視,也異常戒備。一動手她全力催發南明離火天鳳訣,火海翻騰,組成了龐大的離火法域。

這座離火法域中跳躍閃耀火焰,分化成一個個玄妙鳳章符文。

李元鳳天生離火命,在南明離火天鳳訣上有著獨特理解,這也讓她領悟了一些鳳章符文。

這些源自天地初開時自然生成的符文,強大而神妙。

同樣的法術,使用龍紋、鳳章來構建,威力就會大幅提升。

離火法域分化出的鳳章符文,組成了一隻覆蓋千裡的巨大火鳳。

這隻巨大火鳳,對內困住高謙,對外,已經連接到億萬裡外的天罡宗傳送大陣。

天罡宗強者雖多,能做到以自身法域和傳送法陣連接的強者卻屈指可數。

距離如此遙遠,把離火法域和傳送法陣連接到一起更是異常困難。

李元鳳冇把握留住高謙,這才提前連接宗門傳送大陣叫幫手。

高謙通過九識神掌,能在更高層麵俯覽這座龐大離火法域。

他也注意到了鳳章符文組成的法陣,正在和遙遠某處法陣建立精妙共鳴。

“這是在叫人……”

高謙有點意外,李元鳳看起來異常強勢自信,才一動手就喊幫手,這就有點不講武德了。

從另一個方麵來說,李元鳳還真是看得起他。

到了這一步,也隻有拿出全部本事。

高謙一拂袖換上了青色道袍,頭上也戴上了青蓮降魔冠。

兩件法器縱然粗糙,卻都是頂級法器。

金剛神力經和如來神掌,一表一裡,組構成完整的戰鬥體係。其實不需要藉助外物外力。

隻是對手太強了,他的第六重金剛神力經無法壓製對方。

青雲天相經,就像是一柄重劍,能把他戰鬥力提高數倍。青蓮降魔冠的種種妙用,也能節省他許多精力。

看到高謙身披青色道袍,頭戴青蓮法冠,李元鳳立即認出那是青雲道尊留下的傳承。

這種遠古留下的強**器,實在是太容易辨認了。

“果然是你!”

李元鳳本來並不太相信高謙所說,至此方確信無疑。

與此同時,接到傳信的天罡宗強者也開始行動了。

兩道強大元嬰氣息通過傳送大陣傳遞到了離火法域,虛空之中靈氣震鳴,一條無形空間通道正在打開。

兩位元嬰真君的投影已經進入離火法域,下一刻就要降臨。

李元鳳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三位元嬰真君圍剿,看高謙怎麼死!

這一次不但要殺高謙,還要擒住唐紅英、風子君,順道摧毀天靈宗。

敢冒犯天罡宗的修者,全部誅絕滅儘。才能顯出他們天罡宗的威風!

眼看著兩個投影逐漸凝實,高謙突然伸手一掌虛按,無相神掌直接轟破了無形空間通道。

他這一掌精妙絕倫,正轟在空間通道最脆弱之處。

李元鳳雖然立即催發鳳章符文護持法陣,卻終究抵不住無相神掌對於空間的破壞。

空間通道瞬間崩塌,將要降臨兩位元嬰真君都發出一聲厲喝,卻也無力阻止。

兩道人影當即渙散化虛。

高謙不緊不慢對李元鳳說道:“真君,我們雙方公平對決,叫人就大可不必了。”

李元鳳一聲不吭,她振動赤焰雙翼轉身就走。

眼前這個高謙高深莫測,UU看書 www.uukanshu.com她雖然不怕,卻也冇必要冒險。

天罡宗勢大,等她回去就能聚集數位元嬰真君,隨便圍殺高謙。

“真君這就走了?”

高謙朗笑道:“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也請真君接我一招。”

他徐徐伸出右掌,隨著他的動作,青雲天相經也運轉起來。

天上雲氣盪漾,風聲呼嘯,水汽瀰漫,雷光閃耀。

風雲雷電,四種天相之力在無相神掌統合下,化作一隻覆蓋萬裡的巨大手掌。

催發赤焰雙翼破空而去的李元鳳再快,卻也快不過這隻無匹巨掌。

巨大手掌緩緩合攏,把那一點如同螢火般的焰光死死握住。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