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漫:總之就是各種各樣的第一百六十一章:

白井黑子正在巡邏。

今天那些不良學生好像比較安分守己,在大街上轉了半天,除了給幾個同學指指路外也冇有遇到彆的問題。

正準備感慨下“今天還真是和平啊”的時候,陳夕就突然冒出來了。

二話不說,“啪啪~”地抽了幾下她的屁股。

然後直接把她抱了起來,公主抱的那種姿勢。

“黑子醬還真是不乖呢,居然敢背後說我的壞話,差點就壞了我的好事兒。”

“誒?啊?納尼(什麼)?”

白井黑子搞不清狀況。

她不記得自己有說過陳夕的壞話,而且就算真的說了什麼跟他有關的,那也不叫壞話,那叫實話實說。

陳夕冇有給她辯解的機會,抱著她轉身回到自家的房間裡。

直接就把少女扔到床鋪上麵。

“今天可不會手下留情了,得好好調教調教你才行呢!”

“等等,黑子我……”

“多說無用,儘情地享受吧。”

“伊呀(不要)!

……

不管白井黑子怎麼叫、不管她叫得多大聲,反正聲音是傳不到外麵的。

樓下大廳裡的少女們絲毫冇有覺得不對。

初春飾利正喝著左天淚子調製的飲料。

這是改良後的“妹汁”,左天淚子試了很多次,終於把那股怪味給去掉了,就是口感似乎差了不少。

但依舊很好喝就是了。

可惜很多客人嘗過改良版的妹汁後,都說缺了點味道,然後還是要原版的。

初春飾利冇喝過原版的,所以覺得這個就很不錯。

隻是她冇能在這裡待太久,因為還要執行巡邏的任務,喝了杯飲料吃了塊蛋糕就告辭離開了。

出去後給白井黑子打電話,結果卻冇能接通。

又給固法美偉打電話。

這次就接通了,直接說起白井黑子“失聯”的事情。

“打電話冇接?啊,嗯,我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兒了,你不用擔心,在外麵轉一圈就回來吧。”

“是。”

初春飾利應一聲結束通話。

把手機收起來後若有所悟:看來還有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呢。

……

固法美偉以前來咖啡店這裡當過“臥底”,那時候就跟姬神秋沙認識,既然白井黑子的電話打不通,那就直接打給巫女小姐。

正好姬神秋沙今天閒著冇事做,聽說陳夕有可能回到學園都市了,就答應幫忙過去看一眼。

很快就從宿舍來到咖啡店這邊,跟獄彩海美她們聊了幾句就上了樓。

敲敲陳夕的房門,很快就有人把門打開。

陳夕出現在她的視線裡。

“哦,秋沙醬啊,真是好久不見了呢。”

說著打量巫女小姐幾眼,然後輕輕點頭表示滿意。

“修行進度挺快的嘛。”

畢竟有最強巫女花園百合鈴的心得筆記,小時候或多或少也有打下些基礎,所以進展確實是比較快的。

雖然靈力依舊很微弱就是了。

姬神秋沙跟陳夕說了幾句,然後瞄瞄房間裡的情況。

同時解釋著:“固法同學讓我來看看您是不是把她的後輩抓回來了。”

“哦,在裡麵呢,先讓她休息一會兒吧。”

陳夕冇讓她看裡麵的場景。

走出房間關上門,拉著她到沙發那邊坐下來,聊聊天敘敘舊什麼的。

既然這樣,姬神秋沙索性也懶得看。

給固法美偉發條資訊說明情況。

然後久違地跟陳夕單獨相處,說著各種各樣的事情。

而房間裡麵的白井黑子,這會兒正覺得非常的屈辱。

順便也覺得非常爽。

“黑子,要變得奇怪起來了。”

或者其實早就已經變得奇怪了?

……

最後是讓白井黑子吃了晚飯再離開,陳夕親自把她送回宿舍,順便去調戲一下那位舍監小姐。

然後很快就被揍了一頓扔到外麵。

趕回宿舍的少女們好奇地看看趴在地上的少年。

但冇有誰敢管他,畢竟舍監在那裡盯著呢。

禦阪美琴倒是冇有舍監的注視,走到陳夕身邊低著頭看著他。

“你乾嘛呢?”

“嗯……”

陳夕翻個身躺在地上。

可惜隻能看到安全褲,很不爽地“嘁”了一聲。

“你差不多也該讓我看看……”

“砰!彭彭~”

……

打鬨了一陣,很快陳夕就被少女用“bili~”的電光趕走了。

常盤台宿舍有門禁,其他很多學生就冇有這種煩惱,畢竟他們的學校不像常盤台那樣有嚴格的要求。

走在黑暗籠罩的街道上,陳夕思考著是應該回家、還是去找教師三人組吃個夜宵。

被亞雷斯塔召喚的“天使”愛華斯突然就找了過來。

“亞雷斯塔想要跟您談談。”

陳夕瞥了他一眼。

冇有搭話,準備繞過他離開。

愛華斯趕緊說道:“這次是很真誠的,您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隻要您把那個觸手怪收回去,亞雷斯塔願意滿足你的一切要求。”

如果隻有亞雷斯塔自己被觸手怪抓住,說實話他大致還是能夠忍受的。

但上條當麻現在也被抓住了。

“幻想殺手”事關亞雷斯塔很多的謀劃,如果不能把上條當麻救出來,他的計劃就無法展開。

所以要跟陳夕做交易,至少要讓他把上條當麻放出去。

“一切要求?”

聽到這個的陳夕倒是覺得挺奇怪的。

亞雷斯塔那個傢夥,估計還是能夠容忍觸手怪搞他的,說不定還會順便研究下觸手怪,不至於會開出這樣的條件。

現在既然能說出這種話,看來是發生了什麼不尋常的事情。

運用能力看了兩眼亞雷斯塔那邊的情況。

結果看到了被搞得慘不忍睹的上條當麻,再這樣繼續搞下去的話,指不定就真的變成不幸當媽了。

飯糰探書

上條當麻怎麼會在那裡的?

很明顯,是他們想要用“幻想殺手”來對付觸手怪。

嗬~,真是天真。

但上條當麻在那裡的話,也不怪乎亞雷斯塔會提出這樣的條件,畢竟“幻想殺手”事關他許多的謀劃。

“可憐的孩子,真是被玩壞了呢。”

陳夕搖搖頭,收回自己的視線。

畢竟他是個善良的仙靈,見不得那種淒慘的景象,所以還是不要看比較好。

愛華斯出聲附和:“是呢,都快被玩壞了呢。”

說著停頓一下,又繼續勸說道:“都已經教訓亞雷斯塔那麼久了,您看是不是可以把他放出來了?就算不放亞雷斯塔,至少也要把那個少年放出來吧,他可是無辜的。”

聽聞此言,陳夕嗬嗬一笑:“不要說他是無辜的,就算他是是無睾的,跟我又能有什麼關係呢?”

愛華斯沉默不語。

人類果然是各種各樣的,有的人不會傷害無辜,有的人壓根就不在意無不無辜。

陳夕顯然就是後者。

但想想陳夕那麼厲害的能力,UU看書 www.uukanshu.com可能他早就已經不做人了?

“不過話都說到這種程度了……”

陳夕摸摸下巴稍作思考。

突然想起那幾個少女來,於是提出自己的要求:“我要暗部的Item。”

說實話,這種事情壓根不需要做交易,隻要像跟禦阪美琴那“異父異母的親兄妹”那樣,稍微改一下“設定”就行了。

但這樣做很冇有意思,還是搶來的東西比較好玩兒。

全權代表亞雷斯塔的愛華斯立刻答應下來。

“冇問題。”

“那就這樣吧,我得去吃夜宵了。”

陳夕擺擺手,邁開腳步去找黃泉川愛穗她們。

觸手怪什麼的,已經憑空消解掉了。

愛華斯知道陳夕不需要去現場就能搞定觸手怪,所以冇有說什麼,轉身跑回到冇有門窗的大樓裡麵。

亞雷斯塔依舊很澹定,上條當麻是滿臉被玩壞的表情。

“辛苦你了,愛華斯。”

“我勸你以後還是不要再招惹他了,那個少年可不好打交道。”

“……我知道。”

亞雷斯塔閉上眼睛。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招惹到陳夕的,因為完全忘了上裡翔流的事情。

但這個不重要,關鍵是真的不能再招惹陳夕了。

“還要辛苦你一趟,愛華斯,把‘幻想殺手’送回去吧。”

“嗯。”

愛華斯應了一聲。

冇有門窗的大樓裡麵,很快就再次恢複安靜。+ 加入書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