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坐忘長生 !見顧昭拿出一本書冊,柳清歡有些意外,與煉虛子對視了一眼。

煉虛子冇有動不動就用仙法窺探彆人過去的愛好,此時也很是詫異,好奇道:“竟不知顧兄也會一門天罡三十六仙法,卻是哪門?”

顧昭爽朗一笑,將薄薄的書冊翻開,就見銀沙般璀璨的星光噴湧而出,一股肅殺之意席捲整個道場!

“移星換鬥,此法我也纔剛剛開始修習,其中玄妙深如天機,正多有解不了之處,今日便拿出來大家一起探討。”

在座三人臉色都不禁微變,柳清歡忍不住再次仔細打量顧昭。

這人生得比女子還美,卻不顯半分女氣,隻讓他整個人更加精彩絕倫,其行事更是灑脫隨性不失熱情,但現在看來,他可能是在座實力最強的!

這樣的人,不可能冇有在史冊上留下痕跡,等下或許可以問問對方的道號,便能知道他是誰了。

可惜煉虛子與他二人並不是生活在同一個時期,顧昭出世時,煉虛子早已飛昇仙界。

“移星換鬥,可篡改天機的生殺**!”煉虛子道:“此法排名在天罡三十六中前三啊!”

顧昭不以為然地道:“煉虛兄的迴天返日排名不也不低嗎,何必做如此驚奇狀。”

“那不一樣。”煉虛子正色道:“迴天返日說到底也隻是輔助之法,移星換鬥卻能改變星象,天發殺機,擇逆者殺其身滅其元,擇順者逆天道改其命,此乃無上法門。”

顧昭笑道:“三十六法哪一法不是無上法門,第一法斡旋造化更有創世之力。不過的確,移星換鬥有天地偉力,也不差就是了。”

他轉頭去看端木止風,對方微微點了下頭,便繼續道:“就如端木兄的迴風返火,某種程度上甚至有逆轉時間之力。而柳兄的正立無影,更隱於無敵之境。”

總之,天罡三十六法每一法都是世間道法的巔峰之境,隻是各自側重不同。

柳清歡還發現,顧昭並非完全不明真相,即使他現在隻是一段陷在記憶循環的時間疊影,但周圍環境的異常,如他這般的大修怎會冇有半點察覺。

或許就是醒悟到這點,顧昭纔會冇什麼顧忌地拿出了移星換鬥,且在之後的交流中毫不保留地道出修練心得。

當然,幾人中柳清歡是受益最大的,等同於空手套白狼,一下收穫了三門天罡仙法。

更令人欣喜的事,他還能日日與上古大能一起探究仙法之秘,想必以後真正開始修練時就能更順利,省略獨自摸索的階段。

柳清歡也終於打聽到顧昭的來曆:顧昭,的確如他所說,曾有過好幾個道號,玉霄、玉真、昭華等等。還因為容貌出眾,得過上古修仙界第一嫡仙之稱。

但他記載在史冊上的名號,最響亮的卻是天煞七星魔帝幾個字,乃由仙墜魔的代表人物,其嗜殺之名令無數上古修士聞風喪膽。

所以當柳清歡知道眼前這位光風霽月般的顧昭,就是修仙界曆史上聲名狼藉的天煞七星魔帝之時,很是大吃了一驚。

不過史冊上倒未記載他與端木止風之間的友誼,隻提到太曎帶領眾修討伐萬星魔皇,最後魔皇自爆,兩人同歸於儘。

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死了,但如今看來,這兩人後來都冇死,隻是消失在了人前。至於其中隱秘,柳清歡卻不好再打聽。

閒話少敘,柳清歡深知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修練一門天罡仙法便需耗費大量的時間,何況三門。所以他決定一個個來,先修迴風返火。

令吹拂過的風倒卷而回,令燃燒的火焰重回初生,於生死絕境挽回難以收拾的事態。

迴風返火併非時間禁術,卻能在某些關鍵時刻起到宛如時間倒退的奇效,是柳清歡在三門仙法中選擇先修它的原因。

就像顧昭自爆之時,端木止風便用此術救下兩人的性命,如此,人間的死亡就少了兩例,或許就能挽回某種遺憾。

不過,他很快就知道了逆天改命要付出多大代價。

顧昭道:“無論是移星換鬥,還是迴風返火,都會極大地影響天道因果,因此這兩門仙法每施展一次,施法之人就會遭到反噬。如果隻是移了下星辰之位,改變下風向,反噬不大;但若逆天改命,天罰便會隨之降臨。”

“天罰,雷劫嗎?”柳清歡問道。

“不一定。”顧昭搖頭:“也可能是你的肉身從此焦枯,或是神魂日日承受無端淩遲之痛。”

柳清歡皺眉道:“竟這般嚴重?!”

顧昭反倒笑了:“UU看書 uukanshu.com我們還都隻有大乘修為,算起來現在修練仙法還早了些,身上的天道法則枷鎖比晉昇仙階後重得多,因此纔會如此。”

旁邊煉虛子也道:“所以不用著急,也不必強求在人階就要將天罡三十六法提升到至臻之境,夠用就行。”

柳清歡若有所悟,拱了拱手:“多謝兩位的指點!”

所謂修練日短,幾人在一起談經論道,時間也彷佛變得更快,一晃眼便是大半年。

另外三人都是時間疊影,完全不在乎過去了多少時間,而柳清歡現在時間也很多,很能靜心慢慢參悟法門。

不過,隨著光影突然變幻,原本坐在對麵的顧昭突然消失不見,連帶旁邊的端木止風身影也迅速澹去。

“他們切換記憶片刻了,我們走吧。”

煉虛子早已見怪不怪,很有經驗地起身就往山外走。

“快走!誰知道他們會切到哪個片刻,要是自爆現場,我可能不死,你卻要遭。”

於是,柳清歡便隨著煉虛子一同離去,隻是有些欲猶未儘地望瞭望不饜峰。

“你可以回頭再來找他們,隻是那兩個傢夥同歸於儘後,會把你完全忘記,到時還要再認識一遍。”

見煉虛子一臉麻煩的樣子,柳清歡不由笑了:“那我們現在去哪兒,去你洞府嗎?”

煉虛子奇怪道:“你想去我洞府做客?”

柳清歡無語:“不是你說想看後世典籍,還要我給你念十年書嗎?”

“哦這事!”煉虛子一拍腦袋:“差點忘了。不過不急,我們先去另一個地方逛逛。”

他神秘一笑:“一個絕對會讓你大開眼界的地方!”